7WAV > 都市 > 淫乱密室逃脱(NPH) > 另一个逃脱方法

另一个逃脱方法

推荐阅读:朝日满庭箓一晌贪欢(骨科 兄妹 1v1)病娇疯批男主短篇合集私定床伴全是BUG (NPH)(原名:《私定男伴设计师》)含苞[恋综NPH]【恐怖游戏】人家才没有开外挂(NP)掌上明珠(父女1V1)囚禁男神(1v1H)有口难言(1v1 SC 伪叔侄)吃一口黑病(黑化疯批合集)

    “凭什么!凭什么你们进来后都好好的,就只有我没了能力。”凯西披头散发地倒在地上,努力抬起头来恶狠狠地盯着围在自己面前的一群人,声嘶力竭地质问道。
    雪奈无语地抱着胳膊,心道这人装疯卖傻可真有一套。
    纵观整个游戏世界,能力者向来寥寥无几,绝大部分都是普通玩家,因而并不存在没有能力就无法生存的情况,她队友现在还愿意相信她,不过是尚未认清她的真面目罢了,一旦撕碎那层假象,重新认识她的为人,恐怕没几个会站出来为她说话。
    凯西必然是考虑到了自己即将面临的后果,故而一直胡言乱语假作疯癫,尽可能拖延承担责任的时间,以及博取最后一把同情。
    “凯西,你究竟是怎么了啊?”嘉丽试图靠近,但碍于凯西慑人的神情,始终不敢凑到她面前。
    西流神色复杂地注视着凯西的一举一动,心情就好似打翻的调味盒,瞬间五味杂陈,突如其来的陌生感令他无从适应。
    “队长……”嘉丽祈求地喊了一声,西流方才如梦初醒。
    他看向望月,主动放低姿态恳请道:“神代队长,凯西做出这种事也有我看管不利的责任,我愿意尽我可能地去补偿伊吹小姐,能不能拜托你先给她松个绑。”
    “这个好说。”望月一口应下,快得有些出人意料,但不等西流露出喜色,她又反问道:“不过西流先生,你能保证她这种疯疯癫癫的状态不会暴起伤人吗?”
    望月以退为进,含蓄地拒绝了西流的请求。
    她其实并不着急处置凯西,但这种意图伤害她队员的人,绝不能放任其重获自由。
    “西流,我看要不算了吧。”约瑟夫硬着头皮站出来劝阻道。
    他们队其余人在察觉出西流态度变化后,也多多少少意识到,雪奈所言非虚。
    昔日的友情滤镜碎了个彻底,重新考虑过后,各自心中都有了定夺。
    不论凯西以前如何,现在的她对他们队而言就是一个天大的麻烦,好在这一切都是她一人秘密谋划的,出了事自然也该由其一人承担,莫要波及旁人。
    西流这般维护,显然不是他们乐意看到了。
    “约瑟夫!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吗?”西流诧异地看向身侧站着的几位队友,那几人甚是不自在地回避了他的视线,直教西流心又凉了半截。
    “队长,要不我先扶凯西回去休息一会吧,等她稍微清醒些了,再继续商议?”嘉丽及时地提了个建议。
    “这样也行,神代队长,你没有意见吧。”西流疲惫地点点头,不再强求给凯西松绑。
    “西流先生请便吧。”望月不欲为难,她此刻亦有其他要紧事需要处理。
    其余人见望月没有反对,自然不便多嘴,嘉丽这才敢放心大胆地接触凯西,准备将她搀扶起来,但碍于力气过小,兼之凯西挣扎不断,她努力了好一会都未能成功。
    西流无奈地叹了口气,拿出一样道具凑到凯西鼻下晃了晃,迅速将其迷晕过去,随后打横抱抱起。
    嘉丽起身环视了一圈周围默不作声的队友,在看向西流离去的背影时,愤愤不平地咬紧了贝齿,迈开步伐紧随其后。
    他们俩考虑到约瑟夫现下态度大变,恐难再有以往的好脸色,暂时决定把凯西就近安置在4号房。
    谁知刚一上楼,就瞧见走廊尽头的书房里涌出来几个人。
    顾谨言等人也同样看到了他们。
    “西流队长!”顾慎行喊了一声,急忙飞奔过来。
    西流不知他有何急事,停下脚步,略作等待。
    顾慎行直接一阵风似的冲到了他面前,气都顾不上喘就着急询问道:“西流队长,你们在这个密室里,有没有发现过书房门上的钥匙?”
    西流闻言有些困惑,但还是如实告知道:“我们当初到这栋别墅时,书房门上就已经插了一把钥匙。”
    “那它现在在哪?”顾慎行面露喜色。
    “就在我房间里。”
    “西流队长,算是我欠你个人情,能不能把那钥匙借我一用。”
    西流一愣,赶忙推辞道:“举手之劳而已,欠人情可就实在没必要了。”
    他并非斤斤计较之徒,这钥匙自拿到以后就没派上过用场,何至于以人情做交换,直接借出即可。
    “谢谢。”顾慎行由衷地感谢道。
    “我先把凯西安顿好,然后就带你去我房间拿钥匙。”
    西流匆忙进屋将凯西放到床上,嘉丽则蹲下身来为其脱鞋,同时提议道:“队长,你去忙你的好了,有我在这呢。”
    “那好,你小心留意着些,如果有什么突发情况,直接下楼通知我们。”西流终究是个心软的人,哪怕意识到凯西一直戴着伪善的假面,他也依然将其视作队友。
    “知道了,队长。”嘉丽满口应下。
    西流叮嘱完便离开房间领着顾慎行拿钥匙去了,顾谨言驻步于书房门口目送他俩离去,林静却站在楼梯口,淡淡道:“看来钥匙已经有着落了。”
    顾谨言转头看向他,追问道:“你刚才说的那些,是真有一定把握,还是情急之下的权宜之计?”
    林静错开了他的视线,低下头看着楼梯,反问他:“如果我没有把握,你还能想出其他办法吗?”
    顾谨言顿了顿,没有作答。
    方才他们两兄弟意见相左,眼看着一场争吵不可避免之际,是林静站出来阻止了事态恶化,
    他认为,对方将唐柠掳走并非意欲加害,而是另有企图。
    深夜偷袭的行为结合规则纸上那首隐晦的小诗,不难看出,那人是想促成一段情,故而几次叁番地顾虑林静的安危,毕竟那人的行动说到底是为他而服务的。
    但与其目的相悖的是,她偷袭时始终顶着唐柠的模样,意图祸水东引,间接害人。
    林静起初有怀疑过是不是自己猜错了对方的目的,好在他及时把口袋书也考虑了进来。
    两个开头极其相似的故事,结局却全然不同,全军覆没的故事里并未涉及情爱纠葛,通篇不厌其烦地诉说着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但另一个却是妥妥的爱情故事,并且十分偶然的是,爱情是在死过两个人之后才开始悄然上演的,或许可以理解为,那两人是在搭档皆死于非命后才走到了一起。
    林静将这叁方面整合在一起,得出了一个结论,即逃脱这个密室除去船票外或许还有另一个方法,那就是让爱而不得之人得偿所愿。
    那人虽以此为目标,但恐怕并非她个人意愿,而是密室对其设下的限制,毕竟自密室游戏开始以来,就没听说过哪个密室产出的生物是想帮助玩家成功逃脱的。
    所以她刻意顶着唐柠的模样去偷袭,为的就是引起顾慎行的怀疑和猜忌,兵不血刃的解决掉唐柠,从根本上杜绝玩家达成另一个逃脱密室的方法。
    可既然她需要假借他人之手才能除掉唐柠,想必她本人应该无法出手,因此唐柠在镜像空间里其实是安全的,现在最为重要的反倒是找钥匙。
    只要找到钥匙,完全可以等到凌晨时分,由林静送去给唐柠。
    --

本文网址:https://www.7wav.com/book/115231/3138351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7wav.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