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WAV > 都市 > 无情道 > 第五章家仇

第五章家仇

推荐阅读:永恒圣主总裁他又在飙戏了美漫世界的巫妖王万界之最强商人他吃了绝情丹(帝君真香打脸日常1V1H)娇女谋略下世之约倦寻芳:不做你的爱妃只想修仙不想宅斗[末世]我成为动物饲养师后

    女子一消失,池云归便从神识中出来了。
    望着底下一个个神情专注地打坐的弟子,池云归清俊的眉间现出沟壑。
    这是他第一次在禅坐时走神,以往从未出现过这种情况。
    并且,他还在神识中看见了一名女子。
    不知为何,明明就在刚刚他还与女子在神识中谈天,转眼从神识中脱离,他已记不大清那名女子的长相了,只依稀记得,她说,她叫“梦云辞”。
    池云归挥去脑中杂乱的思绪,沉声道:
    “时辰差不多了,都回去休息吧,明日还是这个时候,所有人到斩情台禅坐。”
    “是!”
    仙台下的弟子听闻可以休息了,一个个扬起笑颜,互相打闹嬉笑。池云归没再逗留,起身,缓缓踱步离去。
    人群里,禹溯见池云归走了,赶紧跑上前。
    “师父!师父!”
    池云归顿住脚步:“何事?”
    他神色淡漠,即便是面对自己的首席大弟子也没有任何亲近之色,禹溯好似已经习惯,俯身揖手,一字一顿说:“回师父,弟子已经学会了无情道第二卷第六重,还望师父能为弟子指点一二!”
    少年说完,抬起那双有神的眼眸,向身前不怒自威的男子看去。
    池云归长眉微挑,略一思酌,道:“这样吧,用过午膳后你到断崖找我。”
    “是!多谢师父!”禹溯面露喜色,连忙致谢。
    池云归颔首,不再赘言,御剑离去。
    -
    禹溯看起来心情很好。
    窝在院子里晒太阳的梦云辞腹诽道。
    从他一踏进门,脸上的笑就没收敛过,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捡到啥宝贝了呢。
    日头正盛,暖烘烘的阳光洒在梦云辞身上,她昏昏欲睡。
    “小白,我给你带了小鱼g。”禹溯将她从地上抱起,轻柔地放在了矮桌上,转身又去取了刚刚从膳房带回来的一盘小鱼g,放在了梦云辞面前。
    梦云辞盯着眼前烤得焦嫩的小鱼g,陷入了沉默。
    靛蓝仙袍的少年一手撑着腮,另一手在她柔软的脊背上力道轻柔地抚摸着,看向她的目光似乎充满了……期待?
    梦云辞:“……”
    在那样的目光注视下,梦云辞无奈,只好硬着头皮低下脑袋,在小鱼g上小口地咬了一下,她鼓着腮帮子嚼了嚼嘴里的鱼肉,顿了顿,目光一亮。
    这小鱼g的味道……好像还不错?
    她又叼起一条鱼g,细嚼慢咽起来。
    而低头津津有味看她吃鱼的禹溯此时脸上露出了笑容,伸出手指戳了戳还在认真吃鱼的白猫的小脑门,声音里带着笑意:“小馋猫。”
    梦云辞没理他,继续吃鱼g。
    待她将一整盘鱼g都消灭掉后,禹溯将她抱在怀里,带她回到自己的小窝。
    少年的唇瓣轻轻碰了碰她的头,而后轻声哄道:“我去找师父练功了,你好好休息,我很快就回来。”
    确定禹溯已经离开,梦云辞立即从窝里跳出来。
    她按照老办法,一路闻着禹溯的气息,寻找他的踪迹。
    熟悉的瀑布声落下,梦云辞看见了相对而立的师徒俩,池云归换上了一袭藏青色的宽袍,袖口绣着青竹,长身玉立,气质清隽脱俗。
    梦云辞找了个僻静的角落,仗着有隐匿罩,旁若无人地观战。
    池云归显然没有拿出全部的功力,负手而立,沉默地等待禹溯出招。
    禹溯手持命剑无乱,目光凛然,看出池云归在等他出手,于是禹溯握紧剑柄,飞身上前,先发制人,无乱剑在空中划出凌厉的剑花,气势汹汹地朝池云归杀去。
    池云归神色不变,只在剑花离他只有一尺近时,掌心向下,略一施以灵力,身形一转,步履翩然,轻易地便躲开了禹溯劈来的剑花。回身之际,以掌相抵,冰蓝色的剑花立即被冻住,下一瞬,禹溯瞳孔微缩,冰蓝的剑花已经向他杀来。
    禹溯连忙闪避,手里的无乱剑险些拿不稳,好不容易才躲开了回旋的剑花,他扭过头脸色苍白如纸,极其的狼狈。
    一旁观战的梦云辞忍不住皱眉。
    这个禹溯,为何不找别人偏偏要找池云归对战?这不是以卵击石吗?
    俩人又互相过招了几轮,虽然池云归有心让他,但几局下来,禹溯还是累得气喘吁吁,他穴口的伤还未好全,因为剧烈运动已经崩开了,鲜血染红了靛蓝的衣襟。
    “好了,今日就到这吧。”
    池云归率先中止战局,禹溯张了张嘴,最终归于沉默。
    “对不起师父,我让你失望了。”
    少年垂下头,声音低沉。
    “无碍,你也算小有进步,继续努力便可。”
    “可、可——”一贯沉稳的禹溯这时候情绪却有些激动,恰在梦云辞好奇时,少年已蓦地跪下,这实打实的一跪让池云归也有点错愕,“可是师父,如若弟子再不有所成的话,如何能报父母亲族的大仇?如何对得起深埋地下的列祖列宗?”
    少年说至最后,已经忍不住哽咽。
    萧瑟的冷风拂地而走,水声清越,此时也不免刺耳,塘边的石头纹丝不动,沉默一如池云归随风而动的藏青衣袖。
    “禹溯,修炼之人最忌讳的就是冒进。”池云归的音色还是那么的清冷低哑,混入这狂躁的冷风中,梦云辞竟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实力不够却妄想报仇,这是愚者的想法。”
    “……”
    回答他的是少年颤抖的肩膀。
    “你回去好好想想为师的话。”
    池云归不再多言,留下这么一句话便转身离去。
    梦云辞回头望向池云归离去的方向,眉心紧锁,身后时不时传来禹溯压抑的哭声,然而空旷的断崖里唯有萧瑟的风声与他为伴。Zρο①㈧.cοM(zpo18.com)
    --

本文网址:https://www.7wav.com/book/129591/2738662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7wav.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