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WAV > 都市 > 无情道 > 第八章入梦(微)

第八章入梦(微)

推荐阅读:永恒圣主总裁他又在飙戏了美漫世界的巫妖王万界之最强商人他吃了绝情丹(帝君真香打脸日常1V1H)娇女谋略下世之约倦寻芳:不做你的爱妃只想修仙不想宅斗[末世]我成为动物饲养师后

    漆黑的屋子里燃着一支蜡烛,有别于普通蜡烛的是这支蜡烛泛着的是幽幽的蓝色火光,火苗在黑夜中静静地燃烧,偶尔被夜风扰得跳跃两下,烛泪涟涟。
    床榻上熟睡的少年对此一无所知。
    -
    梦云辞在崖洞里找到了还在禅坐的池云归,白衣似雪,眉心的朱砂在昏暗诡异的洞穴里闪着奇异的红光,此时他神色浮躁,剑眉紧蹙,和白日斩情台上清冷绝尘的模样大相径庭。
    池云归看起来好奇怪……梦云辞暗道,脚下步履不停,毫无顾虑地朝盘坐在金光中的池云归走去,她没有收敛脚步声,感官十分敏锐的池云归竟也没察觉。
    越想越奇怪。
    “池云归?”梦云辞在他身旁蹲下,侧过头凑近池云归冷肃的脸庞,试探道,“池掌门?”
    “……”
    池云归没有回应。
    只不过,他的眉头皱得更紧了,额头、鬓角都汗涔涔的,不知道还以为他生病了呢。
    梦云辞不甘心,大着胆子伸手捏了捏他的脸颊。
    “池、云、归……?”
    不会吧,她好不容易利用梦烛进到池云归的梦里,他竟然在梦里失去了意识!那她不是白费了力气吗?唉……
    不过,这个池云归的脸还挺软。
    梦云辞捏了捏,见他没有反应,于是放开了胆,倾过身,半个身子都贴在他身上,两只手在池云归的脸上作祟,看着那张清俊多情的脸被自己肉扁搓圆,梦云辞忍不住偷笑。
    “让你欺负禹溯!整天摆着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给谁看啊?不过就是练了个无情道,就真把自己当作无欲无求之人了?哼,我才不信!”
    她越说越气愤,话音刚落,就不管不顾地将作祟的小手伸向了池云归的胯间。
    “嘶!”
    蓦然,一只有力的大手牢牢地掐住了她刚刚伸到一半的手。
    这力道没轻没重的,梦云辞毫无防备,霎时痛得龇牙咧嘴,她气呼呼地抬起头,果不其然,对上池云归那双平静无波的黑瞳,四目相接,梦云辞怒火中烧。
    “好你个池云归,竟然装睡骗人!你——”
    还欲对他破口大骂的梦云辞倏然僵住。
    那只攥着她手腕的手突然松开了,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被一股大力揽进了怀里,梦云辞一个不慎跌坐在他的腿上,冰凉的手抬起她的下颌,不由分说便低头封住了她的唇。
    “唔、唔!”
    梦云辞拼命挣扎,池云归却纹丝不动,甚至箍住她腰的手臂逐渐收紧,两人的身体严丝合缝地贴在了一起,胸前的绵软被男子的胸膛撞得疼极了,梦云辞疼得眼尾浸出热泪。
    温热的泪水滴在池云归的手上,似乎唤回了他一丝理智。
    池云归放开怀里的女子,看着她抵着自己的胸膛满面潮红、气喘吁吁,沉默良久,梦云辞以为他已经清醒过来了,张口欲骂,却又被他搂紧,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柔软的唇瓣被男子毫不留情地含在嘴里吮吸,直至粉嫩的唇变得殷红,细碎的喘息从唇里溢出来,转瞬又变成气急败坏的叱骂。
    池云归闭了闭眼,伸手按了按发疼的眉心。
    眉心那一点朱砂好像得到感应,发出幽红的光,转瞬即逝。
    梦云辞没有注意,她这时已经没了力气,虚脱地靠在男子健壮的宽肩上,媚眼如丝,喘息连连。早就听闻乐讲,凡人热衷于颠鸾倒凤的房事,甚至有人还沉迷于此,她曾以为令凡人如此沉溺的事定是舒爽快乐的,哪知竟是这般憋屈!
    她心有不甘,却见池云归已经冷静下来,低头红着眼尾与她对视,眼中的情绪太深沉,梦云辞看不懂。她只知道自己现在憋屈得很,势必要好好报复他!
    趁池云归还在发愣,梦云辞反客为主,翻身将他压在了身下。
    “梦、梦道友!”池云归下意识挣扎。
    管不得那么多,梦云辞猛地咬上他的唇。
    池云归自小跟随师父修炼无情道,清心寡欲多年,哪里知道男女交欢的妙趣?就算是亲吻也只是面对面发了狠地啃嘴皮子,只有痛感,没有快感。
    梦云辞和他不同,她虽没体会过阴阳交合e的快乐,但却从闻乐在凡间搜刮的避火图里看到过不少新奇招式,今日她必要给池云归一点颜色看看!
    女子纤细白嫩的手指在腰间来回摸索,池云归不解其意,挣扎的力道卸了下来,躺在地上懵懂地盯着她的举动,看起来倒是乖巧。
    “你……”池云归的声音冷质感里透着沙哑,应该是刚才的纠缠所致,就连眸色也不如平常清明,他自己还没意识到,“你在做什么?”
    “看不出来吗?”梦云辞冷笑,一把扯开他腰间系着的衣带。
    “我在脱你衣裳啊。”
    池云归这才顿觉不妙,连忙制止,却已无力回天,大片的白皙肌肤裸露,女子面无表情地丢掉手里的衣带,低头捏住池云归的下颌,吻了上去。
    她吮着池云归的嘴唇,耐心十足,先舔过他的唇珠,含在嘴里吮了吮后再偏过头轻啄他的嘴角,晶亮的津液把池云归的嘴唇弄得亮晶晶的,他的面上不知何时染上了红晕,眼角发红,半知半解地任由她在自己身上为所欲为。
    很快,池云归紧闭的嘴唇便松开了,梦云辞立刻敏锐地将软舌抵在他唇畔,挤开湿润的唇缝探了进去,池云归原本瑟缩想躲,却被她不容拒绝地按住后颈,吻得更深。
    两舌交缠,唾液相融。
    池云归重重粗喘,回搂梦云辞的腰肢。
    后来,他或许觉出了其中奥妙,开始主动地含住梦云辞的粉舌吮吸,将她的唾液吞入喉中,竟觉b任何瓜果美酒都要甘甜几分。
    梦云辞纤腰酥软,完完全全地贴在池云归身上。
    “池道友……你好会亲啊。”她倚在池云归肩颈,在他的耳畔呵气如兰。
    湿热的气息迷乱了池云归的神志,他捧着梦云辞的脸,孜孜不倦,宛若饥渴难耐的掘井人,紧紧搂着她唇齿相依,把她当作唯一的生机。
    “我舌头都被你吮麻了。”
    梦云辞抱怨,避开他主动缠上来的吻。
    池云归这才放了她,温香软玉入怀,清冷禁欲的池掌门吐息粗重难消。
    故作柔弱的女子靠在他怀里坏笑,柔若无骨的小手悄无声息地摸进了他松松垮垮的衣襟。Zρο①㈧.cοM(zpo18.com)
    --

本文网址:https://www.7wav.com/book/129591/2738663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7wav.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