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WAV > 都市 > 无情道 > 第二十八章失控

第二十八章失控

推荐阅读:永恒圣主总裁他又在飙戏了美漫世界的巫妖王万界之最强商人他吃了绝情丹(帝君真香打脸日常1V1H)娇女谋略下世之约倦寻芳:不做你的爱妃只想修仙不想宅斗[末世]我成为动物饲养师后

    池云归知道这回自己过于急躁了。
    仔细想,梦云辞会那么关心禹溯也是情有可原的,毕竟,禹溯曾经照顾过她一段时间,难免会有些感情,自己不应该为此乱了分寸。
    至于那个自称是她师兄的男人,他便更不需在意了。
    如若他们真有什么,那梦云辞也不会和他在一起了。会称他们是师兄妹,那便说明他们的确没有别的暧昧关系。而他却因为他们举止亲昵而醋意大发,甚至由此和梦云辞争吵。
    他太失控了。
    明明从前他能在任何事情上不动声色,即便是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可似乎,现在只要一遇上和梦云辞有关的事情,他便无法冷静思考。
    不能理性,不能隐忍,不能克制。
    他只要看见梦云辞与别的男人亲近便会嫉妒得发狂,他甚至在心里自私地希望梦云辞的身边只有他一个人,没有别的人!他会对她很好很好,b所有人都要好。
    他早在不知不觉中变了,变得自私又狭隘,暴躁又愚蠢。
    池云归怔怔盯着室内一盏烛灯出神,感觉眼角酸涩,随时都会滚出泪来。
    床上躺在的人气息浮动,池云归才回过神来。
    禹溯手肘撑着床,似乎是要支起身,黑白分明的眼睛直直地望着神情怔忪的池云归,似要将他盯出一个洞来。池云归毫不心虚地直视他的眼神,一片坦荡。
    “你有何要问?”
    “师父真的……爱上了一名女子?”
    爱?池云归怔然,牵唇笑了下,“是,我爱上了一名女子。”
    “可、可师父不是告诉过我,凡修行无情道之人,都要斩情欲,断尘缘,去除杂念,一心向道吗?如今师父的所作所为,让弟子如何信服?”
    禹溯眼眶通红地望着他,一字一句,字字诛心。他满心都是不解与沉痛,这些沉重的情绪将他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可他却不知该向何人倾诉。
    “禹溯,过去为师也曾笃信‘大道无情’,我以为,只要坚守道心,一心修炼,就能得道成仙。可她的出现让我动摇了。”
    池云归颤着长睫,眼中浮起一抹贪恋,说道:“我从生下来就在太始山,我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每日每夜陪伴我的,只有问心剑。我在这被称为‘仙门圣地’的地方待得太久,几乎快要忘了人间烟火。她的出现让我的世界不再是一片荒芜。是她让我真真切切地感觉到,我也是人,我也有血有肉,我也会悲伤、会开心。”
    “……你难道要为了她放弃修炼吗?”
    池云归不说话,许久许久,他松开了攥紧的拳头。
    “如若万不得已,我甘愿放弃一切。只要,她还在我身边。”
    “……”
    池云归转身无声离去。
    徒留禹溯一个人靠在床头,望着雕花床栏,久久出神。
    道,究竟是什么?
    -
    禹溯醒来的消息梦云辞很快就得知了,她有心去看望禹溯,但又因为无益殿门口有忘尘派弟子看守而不得进入,无奈之下,梦云辞只好放下面子去找池云归。
    因为禹溯在主殿休养,池云归就搬去了偏殿住。
    主殿都是殷切看望禹溯的弟子,热闹非凡,偏殿倒是异乎寻常的冷清,两相比较之下,颇有几分人前冷落鞍马稀的寂寥。
    梦云辞来时,池云归手里拿着一支紫毫笔,笔尖轻蘸墨汁,低头似在画着什么。
    素灰色的衣裳,宽袍缓带,衣襟会随着他俯首的动作而微微敞露,露出一寸白皙光洁的肌肤,而后又会因为他直起身而瞬间收回去,将露未露的样子,再配上他淡漠清冷的神情,愈发挠人心肝。
    梦云辞心里憋着的气突然就少了些。
    其实……他没做错什么。
    他又不知道她和巽佑的身份,不是么?
    他会那么在意她对巽佑的看法,也不过是因为在乎她而已,她应该高兴,而不是因此叱责他。她竟忘了,池云归就算再怎么清心寡欲,到底也是男人,怎会容忍自己心爱的女子在自己和别人之间选择别人?
    梦云辞叹了口气,柳眉紧蹙,有点懊恼。
    “池云归!”她突然出现,喊道。
    专注于手中事的池云归微讶,手悬在了半空,恰好一阵劲风吹了进来,将他压在案几上的宣纸卷走,大风肆意,纸张纷纷扬扬,像飞雪一样洒了满地。
    梦云辞低头捡起落在自己脚边的一张纸。
    纸上只寥寥数笔,却生动地勾勒出了女子拈花含笑的侧颜。
    画上的人……
    是她。
    心蓦地一空,梦云辞掀起眼皮朝池云归望去,他站在飞扬的纸张里,表情错愕,那双向来故作冷情的墨眸此刻只剩下直白的愕然。
    见她看见了画上画的内容,池掌门不自觉红了耳根。
    “你……”
    “对不起。”梦云辞说。
    池云归微愣。
    “对不起,我之前……情绪太激动了,说了很多很伤人的话,害你生气……”她走过来,眼巴巴地停在池云归跟前,抬头望着他絮絮说道,清澈的眸中全是歉意。
    “没有生气。”池云归接过她递回来的画,垂眼注视,“是难过。”
    池云归放下手里的画,总是冷冷清清的眼涌动着泪意,他低头将梦云辞环在怀里,下颌枕着她的肩窝,声音不自觉哽咽了:
    “云辞,我很难过。”
    从来都是隐忍克制的男人突然带着哭腔说话,杀伤力是极其大的。梦云辞懵懵地回抱他,手足无措地轻拍他的背,像是安抚受伤的孩子。
    湿热的泪滴打湿了她的衣肩。
    她这才确信,池云归哭了,哭得好伤心。Zρο①㈧.cοM(zpo18.com)
    --

本文网址:https://www.7wav.com/book/129591/2738665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7wav.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