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WAV > 都市 > 无情道 > 第三十五章嫉妒

第三十五章嫉妒

推荐阅读:永恒圣主总裁他又在飙戏了美漫世界的巫妖王万界之最强商人他吃了绝情丹(帝君真香打脸日常1V1H)娇女谋略下世之约倦寻芳:不做你的爱妃只想修仙不想宅斗[末世]我成为动物饲养师后

    出了竹林,视野顿时变得明亮开阔起来。
    梦云辞刚松了口气,想要打破沉默说什么,禹溯倏然松开握着她的手,梦云辞撇了撇嘴,不满地肉着发红的手腕,在心里暗暗腹诽。
    不就是握一下,至于那么小气吗!
    “为什么要跟来?”
    “啊?”梦云辞错愕,看向突然开口的少年。
    “既然害怕,为何要跟着我?”禹溯漆黑的双目直勾勾地看着她,剑眉深锁,显然万分不解与不悦。
    不悦?他竟然还敢不悦?梦云辞轻哼。
    “你管我?我想跟来就跟来,你管不着!”
    说罢,她就要甩袖离开,不料却被少年蓦然扼住手腕。
    同一只手,同样的位置。
    梦云辞痛得嘶叫一声,美目含泪瞪着粗鲁的少年,对上那样一双噙满泪水的眼睛,禹溯不觉发怔一瞬,反应过来后连忙松开她的手腕。
    “对不起。”
    他低下头,遮掩住慌张的神情,握着无乱剑的手力道也不自觉加重。
    梦云辞实际上并没有多痛,只不过看不惯他冷漠清高的样子,遂开口苛责,又听他慌乱低头道歉,终于从紧张扑扇的睫翼中窥见了几分从前温柔的模样。
    她心一软,便也不再计较。
    “……算了。看在你不是故意的份上,原谅你。”
    禹溯这才抬起头,余光扫过女子微弯的眼角,莫名有几分惘然。
    良久,他不自然地咳了咳,薄唇轻启:“不只为此,还有,适才我的确有心试探,但没想到你会真的跟我进魅林。魅林里藏了不少小妖,尤其是竹鼠妖,你灵力微薄,恐危及性命。往后,还是不要进去了。”
    很奇怪,他原本只打算好好道歉,看着女子懵懂无知的神情,却又下意识加重了语气,老父亲似的循循叮嘱,就怕她没听懂,亦或是听懂了却不放在心上。
    明明只是个陌生的女子,甚至,她还有勾引师父误入歧途的可能……
    几日前他分明还十分厌恶她,现在却忍不住担心她。
    很显然,梦云辞也察觉到了这一点。
    她翘起唇角,骤然欺身靠近他,盈盈一笑。
    “这么担心我?禹少侠,这可不像你哦。”
    话音刚落,禹溯登时如临大敌,瞪大了双眼,磕巴地说:“休、休要胡说!”
    梦云辞见好就收,退了回来,似笑非笑:“就当是我胡说吧。告辞。”
    她扭身离开,没有看见少年独自久站,良久良久。
    “禹溯。”头顶响起熟悉的低沉古老的声音,禹溯如梦初醒,连忙负剑疾步走入崖洞中,面向洞穴中央的无字石碑单膝跪下,恭敬唤了声“师公”。
    修云道人语气凝重,问道:
    “东西拿到了么?”
    “拿到了。”
    禹溯颔首,从袖中取出一颗明亮通透的水珠——这才是他适才贸然闯入魅林的目的。在断崖思过的这两月,他表面不理世事、专心修炼,实则受师公修云道人所托,暗地里谋划如何助师父池云归渡过命中劫难。
    修云道人信任他,将拯救池云归的任务委托给了他,禹溯素来敬重池云归,得知他将要渡劫,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修云道人的请求。
    这颗深藏于魅林数百年的水珠名唤“损丹”,紧急关头给修者服下,可护住心脉,防止走火入魔,堕入魔道。修云道人也是忧虑池云归,担心他将来会为了情爱做出难以逆转的决定,这才派禹溯进魅林找出久不现世的“损丹”。
    虽然中途梦云辞跟了进去在禹溯的计划之外,但幸好最后安然无恙地完成了任务。
    知道损丹到手,修云道人显然大大松了口气,沉声嘱咐:“损丹于你师父而言,恐是将来保命的最后契机,你定要好好保管,切莫遗失,落入他人之手。”
    禹溯郑重点头,“是。”
    -
    是夜。
    池云归在房中翻阅剑谱,梦云辞原本坐在太师椅上看书,只是不一会儿就睡意袭来,沉沉合上了眼。待池云归分神望向她,就见她脸枕着书册睡得酣甜。
    池云归望得出神,慢慢放下了剑谱。
    太始山从来只收男弟子,他从小在山中长大,除了执行师门下发的任务外从未下过山,是以,过去他从未认真看过、在意过哪个女子,梦云辞是第一个。
    她固然是好看的。螓首蛾眉,眸光清澈通透,嘴角总噙着三分笑意,好似从不会生气的样子。但池云归是见过她生气的,不悦地皱起柳眉,鼓起腮帮子久久不语,格外惹人怜爱。
    相处数月,她的一颦一笑、一嗔一怒,早已在不知不觉中深深烙进他的脑海,难以抹去。
    无情道毕竟讲究忘情,他为情所困,自然再难有所突破,但师门于他有恩,他亦不忍抛下一众弟子孑然离去,只能苦心钻研剑谱,企图从剑道中悟出几分心得。
    这几日,他忙于正事,很难兼顾留意梦云辞的一举一动。她白日去了断崖见禹溯他是知道的,只是并不知道他们在断崖发生了什么,但从回来后梦云辞愉悦的神情可以看出,他们应是相处得还不错。
    这在池云归的预料之外。
    他劝说自己学会抑制情绪——这段时间,他察觉到自己对梦云辞的占有欲已经超越了常人能够接受的程度,太逼迫梦云辞,只会惹来她的反抗与厌恶,池云归一贯自持稳重,遂下定决心克制自己的情绪。
    唯有此时夜深人静,他方能释放自己内心的苦涩与嫉妒。
    他嫉妒禹溯,嫉妒梦云辞对他发自内心的亲近与关怀。但他无可奈何,终究是禹溯先承了她的情,若当初没有禹溯收留她,恐怕他也不会有机会与梦云辞相识。
    时间会改变这一切的。
    慢慢来,细水长流,终有一日,梦云辞会忘了禹溯,全心全意地爱着他一个人。
    池云归想得出神,目光隐露迷恋,半晌,举步踱到她的身旁,俯身托着她的背和腿弯将她小心地从太师椅上抱起,熟睡的梦云辞偏过头靠在他的胸膛,小脸睡得薄红,如染烟霞。
    将梦云辞放到床榻上,他低头将唇瓣轻轻地印在她的额头。
    良久,放下床幔,悄然回到原处。Zρο①㈧.cοM(zpo18.com)
    --

本文网址:https://www.7wav.com/book/129591/2738665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7wav.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