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WAV > 都市 > 无情道 > 第三十九章心死

第三十九章心死

推荐阅读:永恒圣主总裁他又在飙戏了美漫世界的巫妖王万界之最强商人他吃了绝情丹(帝君真香打脸日常1V1H)娇女谋略下世之约倦寻芳:不做你的爱妃只想修仙不想宅斗[末世]我成为动物饲养师后

    云收雨歇,梦云辞神态惫懒地倒在池云归的臂弯里,轻嗅他身上淡淡的清冷竹香,莫名心安。男子骨节分明的手指轻柔撩起她的一缕碎发,指尖百无聊赖地拨弄发梢。
    他将发梢递到她的颊侧轻蹭两下,梦云辞皱起脸避开,“痒。”
    池云归失笑,淡漠禁欲的俊脸解颐一笑,恰似春花初绽,不胜风流。他扣住梦云辞裸露的香肩,低头要来吻她,梦云辞连忙制止,红着脸将他的脸推开。
    “够了够了,再来今日我怕是哪也去不了了。”
    “你想去哪儿?”池云归语带笑意,她不让他亲,便低头将脑袋埋进她的颈窝,手指撩拨她的青丝,像个撒娇的孩子。
    “你不要装傻!我刚刚分明与你说了的。”梦云辞微恼,伸手推搡他的脑袋。
    良久,池云归抬起头。清凌凌的墨眸直勾勾地与她对望,他的发丝落下,拂过梦云辞的脸颊,在她心湖掀起层层涟漪,他却不知,只一个劲儿地凝视她的神情。
    “云辞,你可知我也会在意。”
    他苦笑,说出口的话似乎连自己都觉得啼笑皆非。
    “我也是人,有七情六欲。我并非无所不能,我其实很怯懦。怯懦到……即便你现在就躺在我的怀里,我依然会觉得空虚不安。我怕,有一天你会离我而去……”池云归说着说着,不知不觉红了眼眶,却硬生生地将眼泪憋回去,不肯暴露一丝脆弱。
    他的一席话,让梦云辞哑然。
    她不知该如何劝慰看起来很难过的池云归,她甚至对他晦涩难懂的话一知半解。她去见禹溯,与她会不会离开他有什么g系?禹溯是禹溯,他是他,为何非要做个抉择?
    索性,池云归知道现在的她给不了自己答案。
    他闭了闭眼,任由泪水滑落,滴在她的锁骨处,消失不见。
    “云辞……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池云归几乎是用乞求的口吻说出的这句话。
    梦云辞如鲠在喉,冰冷的空气顺着窗缝吹进室内,她忍不住颤抖,觉得好冷好冷。她不开口,池云归目光一黯,默默无言地起了身。
    梦云辞看着他面无表情地将衣裳一件一件捡起穿上,他做得认真,弯下腰拾起衣裳的手腕却难以抑制地发颤,梦云辞别开眼,等他将那袭象征掌门身份的白袍穿好。
    垂落的青帷轻轻摇曳,梦云辞茫然地眨眼。
    “你若是想去见他便去吧,往后,也无须过问我的意见。”
    说罢,他提步离去。
    步履从容,他依旧是哪个清冷绝尘的池掌门。
    只是,又仿佛不再是他。
    梦云辞不知为何觉得好冷,冷得刺骨,这窗子该修一修了,外头的风好大。她不知池云归心里的纠结,也不懂他的表情为何那么苦涩。她只觉得冷。
    -
    梦云辞来时,院子里很安静。
    夜幕降临,灌木丛里时不时传来几声寒蝉的嘶鸣。无端寂寥。
    她拢了拢衣裳,看见窗纸上投出的那道熟悉的身影,这才定了定心,抬步走入房中。她的突然闯入让屋子的主人瞠目,手里握着的药瓶应声落地。
    “噔!”
    响声惊醒了呆滞的禹溯,他面一红,连忙俯腰去捡。
    一只白嫩纤细的素手先他一步,将药瓶子捡起来了。
    梦云辞把药瓶递给他,眸光投来,似有千言万语亟待诉说。
    禹溯莫名不敢与她对视,垂眸接过药瓶,生y地道了声“谢谢”。ρΘ18℃.cΘM(po18c.com)
    --

本文网址:https://www.7wav.com/book/129591/2755652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7wav.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