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推荐阅读:禁宫孕妻色授魂与霍大少家的小白兔成就感[校园]周公不作美水水的故事【高H SM】栀香无碍戏旅(gl 西幻NP ABO 高H)入镜

    12、
    真正的美人,连走起路来都显得摇曳生姿,仪态万方,眼看宋早早走远了,之前嚼舌头那几个妇女顿时面露羞恼,只是生怕自己再说什么话叫那不讲理的大小姐给听到,她们家往上数几代都是贫农,根正苗红的,真要找人给做饭,找她们不好?
    可刚才已经把人给得罪了,这会儿谁也没大声说话,就怕一开始便互相责怪,否则跟宋早早打好关系,想要什么没有?人家手指缝里漏点下来就够她们一家吃喝的了!
    宋早早可不管别人心中如何懊恼,她直接到了徐砚家,虽然是第一次来,奈何她是个自来熟,而且徐砚家的篱笆门什么也防不住。
    徐砚正坐在院子里,手里拿着不知哪里弄来的柳条在编筐子,他听到篱笆门响的声音,抬起头,看见是宋早早,整个人都愣住了,下意识站起来,有些局促地把手在身上擦了擦,他自干完活回家后还没来得及洗澡换衣服,身上溅了不少泥点子,看起来格外的不体面。“你……你怎么来了?”
    “怎么,我不能来?”
    徐砚望着她:“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奶奶!”
    下一秒,宋早早已经毫不留恋地从他身边走过去,跑到了听见动静从堂屋走出来的徐阿奶身前,“奶奶是我呀,我是早早。”
    徐阿奶实在是喜欢这个古灵精怪又可爱的姑娘,对着宋早早拉不下脸,“你怎么来啦?”
    徐砚眼睁睁看着那个骄纵任性颐指气使的大小姐扶着她奶奶在院子里的板凳上坐下,   还顺手抽走了他的,他只要沉默地捡起编了一半的柳筐,拽着柳枝蹲在灶房门口,一边编筐子一边听宋早早跟徐阿奶说话,听到宋早早说要请他们帮忙做饭之后,呼吸都顿了一下,不由自主地看向徐阿奶。
    徐阿奶也愣住了,还没来得及拒绝,宋早早便双手合十,眉眼弯弯楚楚可怜:“拜托了奶奶,请你们一定要帮我,我在家可是从来不做饭的,如果你们不帮我,我会饿死的!”
    说着还乖巧拜了拜。
    徐阿奶摸着少女缎子般亮丽浓密的长发,慈祥道:“不是奶奶不愿意帮你,我跟砚哥儿成分差,村子里人,除了大队长父子俩,基本都不跟咱们来往,你是从大城市来的,得爱惜羽毛,跟咱们走得近了,要被人说闲话的。”
    “我才不怕呢。”少女微微昂起下巴,一副高不可攀的模样,“他们想举报我,除非去首都,这儿可没人敢管我。”再说了,她巴不得给宋荣鹤那老混蛋多制造点麻烦。
    先放狠话,然后继续搂着徐阿奶的胳膊撒娇:“好不好嘛,好不好嘛,人家真的不想自己烧火煮饭,您看——”
    她把一双嫩如春葱的小手伸出来:“我这手怎么能去烧火呀,那秸秆可扎手了!您就行行好帮帮我嘛!我要是饿瘦了可怎么办呀!”
    正埋头编筐子的徐砚闻言,视线停留在她穿了旗袍后更加丰满的胸臀上,宋早早注意到了,恶狠狠瞪他一眼。
    徐阿奶最受不了漂亮的小姑娘这样撒娇了,她这孙儿是个八棍子打不出个屁的,别说撒娇,打小就不爱说话,宋早早可爱又会卖乖,徐砚跟她比起来那真是让人嫌弃不已,她点点头:“要是大队长同意,就成。”
    宋早早嫣然一笑:“放心吧,他不敢不同意。那今天晚上怎么办?您不帮我,我就没饭吃了呀!”
    徐阿奶说:“那就先在我家吃,正好,砚哥儿编完了筐子咱们就开饭。”
    宋早早高兴地点头:“好!”
    她干脆也不回家了,蹲在院子里看徐砚编柳枝篮子,他的手指虽然粗糙,却很是修长灵巧,宋早早看着看着,莫名想到他从背后握住自己胸脯的样子,雪白的奶肉从他指缝出溢出,又Q又弹,小脸霎时火红一片,徐砚抬起头看见她脸红,还以为她病了:“不舒服吗?”
    宋早早怒视他:“你才不舒服!你有病!”
    徐砚:……
    他一头雾水地看着大小姐气哼哼的起身,不知怎么就生气了,还踹了他一脚,虽然不痛不痒,但她为什么生气?
    徐砚搞不懂,徐砚想不通,徐砚琢磨不透。
    因为宋早早要在家里吃饭,徐阿奶忍痛拿出了舍不得吃的最后一点白米,放在了野菜粥里,让徐砚进来烧火,她则去把家里的碗筷重新洗一遍。
    祖孙俩虽然生活清苦,却都很爱干净,不过宋早早出身高贵,徐阿奶特地让徐砚烧了锅开水,然后放在院子里,她就坐在小板凳上,把碗筷放进去一个一个烫一遍,又去擦桌子,还拿了几个鸡蛋出来。
    宋早早从没看过人烧火,她好奇地留在灶房里,凑到徐砚身前,甚至挡住了徐砚的视线。
    她穿着那么好的裙子,灶房却矮小阴暗,徐砚眼疾手快一只手捉住她的腰肢,把她往后扯,这才避免了她的卷发被火舌撩到。宋早早倒抽了口冷气,吓得腿软,头发要是烧焦了她就不活了!
    也因为徐砚这一扯,她跌坐到他腿上,徐砚的腿又长又壮,身上还穿着干活的破褂子,按理说宋早早该嫌弃他的,脏兮兮臭烘烘,可她却只觉得浑身发烫,手忙脚乱想爬起来,圆润的屁股在徐砚腿上又磨又蹭,他把双腿一岔开,宋早早非但没有爬起来,反而揪紧了他的衣襟,只听刺啦一声——
    徐砚的第二件破褂子,也正式宣告阵亡。
    宋早早看着手心的破布,呆了,她什么时候变成大力士了?她可是柔柔弱弱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小姐啊!
    昨天好像也拽破了徐砚的一件褂子……
    宋早早心虚了几秒,假装什么都没发生,把手里的布条一丢,色厉内荏道:“都怪你的破衣服,一点都不结实!”
    布都老化了,能怪她吗?
    当然不能!
    灶房很黑,只有灶膛里的火闪耀着热烈的光芒,徐砚看着眼前眉目如画的大美人儿,喉头滚动了下。
    宋早早威胁道:“再用这种眼神看我,眼珠子都给你挖出来!唔——”
    后面那句威胁还没来得及出口呢,就被一手捏着火钳子的徐砚给亲了。
    他跟条狗一样,强悍地舔开红润的唇瓣,咬住宋早早的舌尖拖出来吮吸,男人的野性与彪悍显露无疑,宋早早被他的气息彻底笼罩,不由自主地仰起小脸任他掠夺,吃了好多徐砚的口水,他还把手顺着开衩的旗袍往里摸,揉着她大腿上的嫩肉,唇舌交缠中,啧啧水声不绝,宋早早被亲的快要窒息,外头突然传来徐阿奶的声音:“砚哥儿,粥烧开了记得搅一搅,别让锅扑了。”
    被亲到涣散的桃花眼瞬间回神,宋早早羞愤异常,胡乱拍徐砚的胸膛,把他不老实的手从旗袍里拽出来,气得又踢他:“流氓!色狼!变态!早晚让你吃枪子儿!”
    徐砚这下不敢再抱着她不放,任由她起身,整理被蹂躏的一段糟的旗袍,他刚才把火钳子都丢了,对着她上下其手,要说徐砚手巧那还真不是假话,旗袍那么难解的盘扣都没能拦住他,雪白的肌肤在绿色织锦的映衬上更是显得吹弹可破,他眨着黑眸,毫不掩饰对她的贪婪跟渴望。
    宋早早悻悻然地瞪他,不准备再在灶房待,她怕一会儿被徐砚直接摁后面的稻草堆里日了,要是叫徐阿奶看见多丢人啊!
    整理好衣服后,她一溜烟跑出去,跑到门口的地方越想越气,回来又啪的给了徐砚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拍完就跑。
    疼倒是不疼的,可男人的头哪儿能随便打?徐砚盯着她逃走的背影,一扭一扭的臀儿骚极了,他的眼神不由得深沉起来,舔了下干燥的薄唇,重新把熄灭的灶膛点燃。
    宋早早完全不拿自己当外人,因为她来吃饭,徐阿奶奢侈地点了一盏煤油灯,煤油可贵了,票也不好弄,他们家是到了天黑就睡觉,这样就能省下煤油钱。
    泥屋很小,堂屋左边分了两小间,分别是徐阿奶跟徐砚住的地方,除了床、桌子、柜子之类的家具外什么也没有,桌上用的碗都是豁口的。
    徐阿奶生怕宋早早嫌弃,见她没有不适,才稍稍放松,让宋早早随意在家里逛逛看看,宋早早便溜达起来。她先去的是徐阿奶的房间,泥屋是连在一起的,只有一个门,住人的两小间也是分开的,用草帘子遮挡,草帘子还很厚,宋早早拉起来差点儿手都被划破。
    徐阿奶的房间很简单干净,一眼望过去就到了头,床头有个柜子,床位放了个篮子,里面是攒的鸡蛋,这个可以拿到供销社去换钱,虽然赚得不多,但好歹也算一笔收入。
    徐砚的房间就更简单了,除了床,连桌子都没有,角落里竖着许多农具,家里的粮食也放在他这屋,宋早早上去看了看,全是粗粮,而且数量并不多。
    除此之外,院子里还有两只鸡,都是徐阿奶养的,村子里有规定,不许养太多的鸡,这鸡下蛋下的也不勤快,徐阿奶舍不得杀,一直养着,徐砚挖沟渠有时候会带点小鱼回来,拇指长,人吃起来费劲儿,喂鸡正好。
    宋早早想,这日子若是换她来过,绝对撑不过三天就要哭喊着回家了。
    大家么么哒!谢谢你们的珍珠跟留言!
    --

本文网址:https://www.7wav.com/book/140293/2991743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7wav.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