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WAV > 高辣 > 归家 > ρò㈠⒏.ásīá 三、“新的”

ρò㈠⒏.ásīá 三、“新的”

推荐阅读:禁宫孕妻色授魂与霍大少家的小白兔成就感[校园]周公不作美水水的故事【高H SM】栀香无碍戏旅(gl 西幻NP ABO 高H)入镜

    昨日西碣市的大婚的确稀奇。首先西碣上流尽皆到场,其次就是接亲场面过于盛大,惊得连网络上也在鸡叫甜美富豪爱情真费钱,以至于还有好事者扒拉出新娘婚纱竟然出自某高定工作室之手,光设计费也是惊人费用。
    最后就是,原本常驻在西碣市的知名婚纱设计师季梦芳小姐在大婚之前宣布自己的婚纱设计工作室茉锦要搬到隔壁厦城,倒是没在网络上激起什么浪花,却把某个圈子激地原地炸锅。
    “昨天那婚礼可惜了,没见到那位季小姐本人,我去还挺想见见这位设计师小姐的…”男人略带遗憾的向着正在打电话的同窗连带挚友碎碎念,惆怅的看着公司工作群里讨论这婚纱配何种样式的珠宝才不掉那些美丽宝石的价。
    男人心里职业本能的哀嚎这新娘配的珠宝都什么几把玩意。
    挚友结束电话后及时赶来嘲笑“哦哟我的魏玉小公子,你是看上设计了,还是无主的设计师了?”
    无主?魏玉有些许发愣,“啊?不是有工作室吗,怎么都算不上是无主吧?”
    对上了挚友一副我懂的表情。
    “她也是?不对,你怎么,不是,我没那个意思,哎?”
    人傻了大概是这样的。гοцωěиρ.cοм(rouwenp.com)
    挚友估摸刚刚回国的魏小公子闭关打理公司这么半年估计都没闲下来管圈子里的人情八卦,出声道:
    “我就料到你这个工作狂不知道,昨天结婚的是她的S。没想到吧?圈里叫她乐殊来着,附近圈里主奴他俩可处了五年啊,啥风声没有主结婚了,小M收拾东西搬家了。还不突出问题吗?”
    挚友看了眼满脸震撼我妈的魏玉,晃了晃手机嬉皮笑脸的继续打击自闭少年:
    “刚刚你在嗷想见季小姐来着?巧了,她听见了。”
    乐殊对于住在厦城的这个,啊。
    半个前前任,现炮友,前前主,至少是非常信任的。但对于现在前前任主动拉郎这种神奇行为还是过于不解。
    “我说,温先生,景天兄弟,你是不是昨天晚上马上风了?给我拉郎?怕不是你拉你自己?”乐殊看着WX里对面的迷惑发言,点下了语音的发送键。
    自信外放的温景天脸色一黑,看着憋笑憋的辛苦的挚友张了张嘴没发声。然而手机对面的乐殊摊在刚刚收拾好的卧室中一脸懵逼,怀疑自己是不是听漏了什么以至于对面这位突然拉郎。
    估计对面两个男人完全妹想到乐殊就没听见之前的嗷叫。
    “我是那种,啊,推销不出去自己的人吗?今天下午有空就跟我说一声,我去接你,厦城你不熟。”实在不知道骂什么的温景天无力的主动结束话题。
    坐在对面的魏玉已经笑的咽不下嘴里的冰咖啡了。
    黑脸的温景天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被夹击伤害的小心脏,向对面的魏玉问道:“你下午有没有空?”
    彻底被咖啡呛到的魏玉慌忙抽了一张纸巾,剧烈咳嗽中没落下说话的机会“不是,你带我去干嘛,不是私下的朋友见面吗?”
    “不是想见么?约炮不成你还可以谈生意啊?”瞬间快乐的温景天欢快的表达心里的疑惑。主要是,是,这么大人喝水呛到真的很有趣。
    魏玉到约好的地方的时才发现,此次见面的地点居然是预约&会员制的咖啡厅,倒是有些奇特。不辜负这家比较稀有的制度,整个咖啡厅装修不同于其他常见的咖啡厅,没有任何开放式的座位,只有一排有隔音的包间。走廊铺着厚实的深色地板,完美的吸收了所有脚步声。
    包厢里是普通的两两相对式的沙发,魏玉到的时候,乐殊和温景天面对面坐着。乐殊正上半身趴在桌面上伸懒腰,以魏玉视角看过去,正好看得见右手无名指的戒指,而温景天见魏玉进来,顺手递上了点单用IPAD。
    接过IPAD的魏玉自然是选择坐在了温景天一侧,一边思考点什么一边听温景天撬开的话匣子。
    “苏苏啊这地不错吧?这地算是一个厦城比较出名的私人会所,除了这里上面还有休息室和私人影院,你没事甚至可以过来整SPA,这里的泰式真的性价比很高…”
    嗯,魏玉知道为什么乐殊坐在了对面,不过习惯了温景天逼逼功力的魏玉已经有了一定的自动屏蔽功能。默默点完单把IPAD放下的魏玉悄悄的戳了旁边温景天的腰。
    温景天一愣,用咳嗽收尾了前头的逼逼赖赖,伸手把滩化的乐殊揉正。
    魏玉现在才得空看对面美人儿的全貌,的确是惊艳的美人,虽然有些疲惫,但盖不住那双挑花眼里朦胧起的水雾,妆容精致,但没做发型,倒是显得日常了许多,下一眼却瞅见乐殊脖颈处颈带似乎不是很搭配今天她的衣服,细节对于一个设计师是致命的,她不可能不知道。
    浪得虚名?哎?魏玉一边思索着一边眼光下移,正好看见乐殊为立起身子而支在沙发上的手,左手手腕处竟然也多余的带着有些宽大的腕带,完全不符合她今天一身清爽的夏季轻纱穿搭,而乐殊手腕上抬的一瞬间,腕带微微下滑后露出了红痕。魏玉对此很熟悉,如果被金属镣铐磨得久,皮肤的确会留下这种痕迹。
    想做生意的念头好像……
    “咳咳,我给你讲忘记了。小苏苏,这个是我朋友,也是我留学时候的舍友,魏玉,现在在做珠宝首饰。人不婚主义,才从国外进修回来,都大半年没见带什么女伴。”把人揉起来的温景天死皮不要脸的掩盖住自己忘记第一时间介绍的尴尬事。
    好在一个是挚友,熟;一个是炮友,里面都熟。倒是都知道这个人兴奋起来不上心的坏毛病。
    乐殊闻言对着魏玉甜甜的笑了一下,趁机打量了一下魏玉。嗯,纯色西装很笔挺,上半身撑得起肩,看样子也没有肩垫,衬衫居然全扣住了?温莎结温莎领,啧啧,还是双扣的,还有领夹?哦哟才下会?嗯,应该是定制款?还是一个经常锻炼的人?戴眼镜,但镜框和镜片没有指纹,看样子应该很在意眼镜哎,大概是有一点近视?脸真的好看,不同于温景天那种一股子情场公子的味,魏玉给人一种禁欲系总裁的感觉,啊估计的确是总裁。但凡要是禁欲…
    感觉真的很像…
    双方进入了互相打量的环节,而温景天整理语言中完全没注意两位的眼神,向着魏玉介绍到:
    “呃这个,她就是乐殊,不太喜欢玩的时候让别人知道真名,她比较介意这个。呃,她,她是我…”
    温景天突然卡壳,毕竟还真没给别人介绍过自己炮友外加前女友,倒是乐殊噗嗤没憋住,笑着接话道:
    “我和景天在一起过,也一直保持炮友关系,就是这一年他忙我也忙没怎么约过。”
    倒是听的魏玉忍不住多瞟了几眼温景天,看的他一股子止欲又言的纠结表情,心里却被女人清爽的声音击中了心口。
    “听说魏先生又想和我谈生意,又想约我?”乐殊倒是放的开,直球转问魏玉。
    听的魏玉又多少瞟了眼不靠谱的温景天。
    “乐小姐真是,耿直啊。大家都是忙人那我就直说了。可不可以一起进行呢。昨天的婚纱很惊艳,我司主营珠宝相关也能和小姐您的设计相得益彰。”
    魏玉看着对面正要开口,却听见门口有轻轻叩门的声音。闲人温景天应了一声,服务员轻手轻脚的送进刚刚点的饮品后不出一言立刻离开,生怕后面的叁个人把他怎么样一般。
    都没注意到第一次听到魏玉声音的乐殊微微一愣。
    这一插曲倒也不长,倒是给了乐殊一点思考时间,沉声对魏玉说道:
    “魏先生倒不是我不赞同您的意见,只是我比较忌讳圈里的事被外面人知道。您要是想和我合作,那我就不能和您长期了,约调倒是没问题。您要是想和我长期,那合作那边最多只能是我把我大徒弟当做主要合作设计师了,我明面上是不会和您有交际的。”乐殊话音刚落就掏出了两部手机,熟练的找出二维码面对着魏玉。
    魏玉依旧看着乐殊,知道她还有话就没有开口。乐殊看了眼一直在含笑看着自己的男人,便指着银色手机,“这个,是季小姐的微信”,然后指着套着手机壳的手机“这个是乐小姐的微信,您直接扫就是,靠的很近,景天不会知道你选了什么”。
    这话似乎戳到了温景天的痛点,“你还怕我吃醋怎么的!我是那种人吗!”
    “不”,乐殊抬起自己点的饮品喝了一口,“我怕你约着他来操我。你想和我3p也不是一两年的事了啊景天。”
    “怎么,你不想吗。”温景天可熟对面女人的性癖,反而A了过去。
    “日。”也不知道乐殊是想还是不想,还是单纯爆了个粗口。
    胡闹间隙乐殊倒是看了下魏玉,魏玉见状晃了下手机。乐殊心领神会,伸手收回了手机。
    温景天反倒不急了起来,拿起IPAD点了什么后丢在一边,“那看样子我这个拉郎的人拉成了?你们不再聊一聊?”
    乐殊正要反呛几句,却被魏玉提前开了口,“那不然我们两个人的戏你立这我们也很尴尬的啊。”
    “日。”温景天这个日绝对是粗口,“你两倒是我没看错,嘴都一个毒。哼,我也有事不烦你们了,楼上的休息室我开好了,一会服务员会给你们门卡的。就当我成全你们请的客,我滚了,再见。”
    温景天言出必行的跑掉了。
    送走温景天后两个人的气氛似乎有些粉红,倒是魏玉扶了扶眼镜,第一个开口了。
    “小姐您的提议我很有兴趣啊,给你发了文件,看一下?”
    --

本文网址:https://www.7wav.com/book/140295/2991748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7wav.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