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换

推荐阅读:朝日满庭箓一晌贪欢(骨科 兄妹 1v1)病娇疯批男主短篇合集私定床伴全是BUG (NPH)(原名:《私定男伴设计师》)含苞[恋综NPH]【恐怖游戏】人家才没有开外挂(NP)掌上明珠(父女1V1)囚禁男神(1v1H)有口难言(1v1 SC 伪叔侄)吃一口黑病(黑化疯批合集)

    閭丘武叡回去之后的隔日。
    日上三竿,尔夏却裸着身体,抱着怀里的南灵,两人身上点点红痕,让她满意的笑。
    看到怀里的南灵,她就生出了甜蜜,这女人拋弃了姓氏、家庭,几乎是所有东西,只为了与自己相守。
    两人起床后南灵去厨房忙碌,尔夏则骑马去尔青的帐中交接,两人的日子过的忙碌又愉快,甚至隐隐期待着往后的幸福。
    等到中午,尔夏从尔青那回来,骑马回到两人的小院,闻到满屋的饭菜香,而南灵则捧着茶,坐在位置上等自己。
    似乎是下厨后的体力流失,让她有几分失神。
    桌边除了南灵,还有跑来蹭吃饭的乌日娜,跟图雅的孩子。
    尔夏对这两人早已习惯,她们是饭桌上的常客,南灵颇喜欢孩子,尔夏也不介意,而乌日娜蹭饭吃已经蹭的很习惯了。
    开饭后,南灵只是坐在餐桌旁没有动筷子,原本煮完饭觉得很热,就没有什么心情吃,直到图雅的孩子捧着茶水过来。
    「姨…察甘,喝…茶。」小孩子刚学说话,咬字都不清楚,但还是记着娘亲要她倒茶给殿下的察甘喝。
    南灵接下茶,笑着摸摸她「好,谢谢。」
    尔夏坐在她旁边,看到她笑吃醋的说:「就一杯茶,你笑得这么开心…晚上我给你餵多少水,也不见你笑…」
    南灵桌子下的手捶她「你还敢说!昨晚…」南灵脸红起来,讲到这有些渴,她拿起茶喝了一口。
    「明明是你太可口…」尔夏亲密的依着南灵,她这一辈子就追着这一个人,好不容易这几年熬过去,尔青也回来了,她跟南灵可以有一点舒心的日子。
    南灵突然靠在她肩上,她原本以为南灵是娇羞,她开心的拥着南灵,直到感觉南灵身体开始颤抖。
    她觉得不对劲,低头看着南灵。
    只见南灵已经双眼紧闭,流出红色的血,口鼻也是,那明显是中毒的模样。
    「南灵!」尔夏惊慌的看着眼前的南灵!
    她感觉浑身冰冷,不祥的预感让她惊惶起来「不要…不可以,你不可以丢下我!南灵…」
    南灵听到尔夏惊慌的声音,但她已经没有力气回应,她全身都好痛,剧烈的疼痛、黑暗像是想将她碾碎一样。
    那杯茶有问题!
    她强迫自己睁开眼看着尔夏,但还没说一句话,人就断气了!
    她渐渐失去生机的瞳孔,映照着尔夏悲悸的模样,眼角的眼泪混着血,流过她的眼眶。
    尔夏…
    变故来的太快,让人措手不及!
    尔夏亲眼看着南灵在自己眼前断气,这个事实让她感觉内心彻底的崩毁了。
    像是有人挖空了她的心,内心空了一大块出来,填满了绝望跟寒冷。
    「南灵…南灵…你不要吓我…起来….」尔夏搂着南灵喊,声音带着颤抖跟惊慌,那个对未来都没有迷茫过的马族王女,却在此时变回了幼时的软弱无助。
    南灵…只是昏过去了,对吧?
    这是假的,对吧!
    说不定过一下,南灵会张开眼,看着自己微笑,问她怎么了,对吧?
    尔夏睁大眼看着眼前的南灵,但眼泪却冒了出来。
    因为她很清楚,这一切只是妄想,现实中,南灵死了。
    死在她的眼前。
    当南灵温热的身体失去了体温,变成一具冰冷中毒的尸体,尔夏的思绪也随着尸体冰冷慢慢抽离,只有心像是在冰窖里滚着,伴随着冰冷强烈的刺痛感,让她知道自己还活着。
    乌日娜刚刚衝出去找巫医,儘管尔夏知道,那些也只是徒劳,屋子里面只剩下图雅的孩子,但尔夏没有心情管她,任由孩子惊慌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直到有人推门而入,孩子马上衝过去问:「娘…察甘怎么了?」
    尔夏听到这句话,她的意识从内心的悲伤回来,她抬头看着眼前的墙,意识到一件事情。
    图雅,是伤害南灵的兇手!
    「她不是察甘,她只是个不该存在的人。」图雅充满恨意的声音在尔夏背后响起。
    尔夏转头看着餐桌,又确认了一次,在南灵的位置上,她刚才唯一喝过的,就是那杯茶!
    而那杯茶是图雅的孩子,亲手端给南灵的!
    巨大的打击,让尔夏的声音沙哑又萧索,甚至乾涩好几次,才能真正的开口。
    「…这么多年来,南灵一直照顾身边的人,你的孩子她还格外的疼爱,因为她知道自己不可能有孩子,所以她特别关心孩子的福祉!」她边说边转头狠瞪着图雅,用眼神沉痛的询问。
    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
    内心的怒气让尔夏嘶哑的怒吼「你怎么能藉自己孩子的手下毒!」
    图雅豪不畏惧的迎视尔夏承认「对,是我做的。」毒杀南灵这件事情,她早就在内心打算许久!
    「为什么…?」尔夏崩溃的质问,她感觉心口破了洞,无数的血泪流了出来,混着受伤的痛让她难受又惊怒。
    「是殿下跟这个女人有问题,连尔青殿下都疯了,居然同意这种事情!」图雅嘶哑的说,做出毒杀南灵的事情,她没有后悔,因为她早有赔上性命的觉悟。
    图雅一直反对两人的感情,两个女人怎么可以在一起?
    她原本想等尔青殿下回来,想着尔青殿下总会做出公正的裁决。
    但尔青殿下竟也同意这样荒谬的事情,因此她才动手的!
    只要解决南灵,这样就能阻止她们在一起,不是吗?
    听到图雅的抗议,尔夏崩溃的问:「所以你就对她动手?你为什么不乾脆杀了我!」。
    南灵走了,彻底的离开她了!
    意识这个事实,尔夏只觉得无比的痛楚,图雅的作法根本就是伤害自己,她难道都不担心,失去南灵的她根本活不成吗?
    南灵就是她的一切,她对南灵爱之入骨,这样等于是挖空她的血肉啊!
    「殿下…」图雅没有想到尔夏竟然说出这种话,她难道没看出自己是为她好吗?
    尔夏看着图雅,她的眼神不解、迷惑,她凄然的苦笑「你不懂,我有多爱她。」
    图雅不懂,她不相信自己对南灵的感情。
    想到这,尔夏拿起南灵喝过的杯子,看着图雅冷声说:「你这声殿下,我当不起…」她仰头,把南灵喝过的茶一口喝乾。
    「不!不、不、不…」图雅衝上前阻止尔夏,却被她猛力推开。
    尔夏忍着剧痛,爬回去抱着南灵的尸体,露出得意的笑。
    南灵,你等等我…
    即使死亡,也不能把我们分开的!
    剧痛跟死亡,将尔夏的意识辗得支离破碎,她内心却没有什么后悔。
    恍惚间,尔夏的记忆,回到那个她们逃出中原的路上,在马上她抱着南灵,她温凉的皮肤跟柔软的笑容,彷彿就在眼前一样。
    就算我们一起生活,但你的臣民会怎么想?
    南灵紧张的声音问。
    尔夏还记得自己笑着说,我又不完全是他们想的那样!
    拥着冰冷的南灵,尔夏得意的想。
    是阿!她一直都不那些人想的那样。
    尔夏在临死的黑暗垄罩下,图雅崩溃懊悔的一声哀哭终于传入耳中,她却没有什么不捨。
    南灵,我真的不是他们想的那样坚强,其实我很软弱。
    没办法,活在没有『你』的世界。
    ------------
    作者:馥间庭
    fb粉丝团:馥氏百合文字园
    --

本文网址:https://www.7wav.com/book/164891/3370636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7wav.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