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WAV > 恐怖 > 六日危城 > 终章

终章

推荐阅读:朝日满庭箓一晌贪欢(骨科 兄妹 1v1)病娇疯批男主短篇合集私定床伴全是BUG (NPH)(原名:《私定男伴设计师》)含苞[恋综NPH]【恐怖游戏】人家才没有开外挂(NP)掌上明珠(父女1V1)囚禁男神(1v1H)有口难言(1v1 SC 伪叔侄)吃一口黑病(黑化疯批合集)

    血缘这个东西或许真的有魔力存在。
    更加可能因为是我俩是兄弟的关係。
    我猜到他想干甚么之外,他亦猜到我的下一步棋是怎样走。
    所以他知道,我会在这个建筑工地等待救援队。
    因此,他等候或是跟踪。
    总之,他要跟我作个了断,就在灭城之前。
    ======
    坠下。
    直昇机爆炸﹗
    我的希望碎了﹗恐惧再次筑起一堵大墙。
    那个兽吼,彷彿在取笑我的无能。
    亦都是那个兽吼,将全城的活尸人引来这个小小的建筑工地。
    兵临城下。
    「出来﹗﹗你出来﹗﹗﹗别偷偷摸摸﹗﹗」我瞧见梦瑶想来我身边,我立即张手示意她别过来,又道﹕「你想杀我吧﹗来吧﹗痛快一点﹗我所欠你的,今天我统统都还给你﹗﹗」
    吼声止了。
    忽地,地上一震,作了个闷响。
    眼前十米之外,工地的边缘立了个巨人。巨人一蹲一跳,快速绝伦的向我扑来﹗﹗
    「梦瑶快逃﹗﹗﹗」我一语未止,那个巨人已经迫近﹗
    只见眼前一直都糊起了,腹上就被捏起,整个人凌空的飞起﹗是往后的飞起啊﹗﹗
    「振宇﹗﹗﹗﹗﹗」她大呼,依稀,我跟梦瑶都愈来愈远。
    砰﹗﹗﹗
    我被摔开﹗﹗在地上打了……十多个筋斗,撞上了一堆建筑物料才止了去势。
    噹噹噹噹噹﹗大响。我身边是倒下的铁通﹗
    大概,刚刚被攻击的剎那间,我被他整个人捉起,掟入建筑中的楼宇内。
    金星在我眼前转转。迷糊间,听见沉实有力的脚步声,地上的大影在迫近。
    我抬头一看,是他,李伟文。
    他背靠了光,令我看不清他的模样。但是,我知道他的身形明显的比先前强大了。
    「新鲜人肉好吃么?」我苦笑,吃了五个强壮的军人,不变强才怪。
    只见他动作缓慢起来,似乎是思考如何令我死得更痛苦。
    「我跟你说啊。即使你有一亿种杀我的方法,但都绝不可以用在梦瑶身上﹗她是绝对无辜﹗﹗﹗」
    他哼哼,鼻孔喷气。眼睛看得清楚了,他的背部是高高的隆起。变得愈来愈不像人。
    听见一声铁器鸣响,我看见他左右手各抽来了一条铁链。
    老天,不会是要将我活生生鞭死吧?
    果不其然﹗他先左手挥动,劲力无比的铁链如蛇的在地上舞动,缠了我的双腿。他闷吼一叫,右手挥来,长长的铁链圈起了我的身体。
    「你……你想怎样?」
    只见他两臂急收,两股劲力就将我往他的方向扯去﹗﹗
    我立时大呼起来﹗
    身边一切快速游移,越过他的身边,再往他身后的破洞飞出去﹗
    「啊﹗﹗﹗﹗」快要飞出去楼宇外﹗
    难道,他想将我摔死?
    不﹗
    铁链传来了一阵急劲,将我从边沿之前扯回楼宇内﹗他用铁链牵引着我,像奥运链球不断的挥动。老天,我被挥得连内脏都飆在一方。强大的回旋力,将我身上的装备都统统都几乎挥了出去。
    不知多久,大概是两秒之后的事。他将我挥向一根支柱上,而我整个人却刚刚好越过这根支柱。然而,铁链却敲在支柱上。他放手,铁链中依然储有挥动时的引力,于是铁链自然地以支柱为轴心,圈圈打转﹗将我牢牢的固定在支柱上﹗﹗﹗
    他想对我怎样?
    只听见,他微微的吼叫,似乎相当之满意。而且,更一步步的向我迫来﹗
    我看见他紧握了拳头。完了完了,他一定要将我当成沙包一样,痛快的打我一顿﹗
    恐怕一拳就将我打成肉饼吧?
    怪﹗他在我五尺之外停下来。
    他那双充血的眼盯着我,令我全身都发麻。可是,他的眼睛似乎在流露一种特别的情感。
    是一种哀伤。
    但我知道,这不是因为我而感到哀伤。
    大概,在因为自己变成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而哀伤。
    他低头悲鸣,似乎在呼叫某人的名字。
    是谁?不知道。
    只见他缓缓的转身,将高高隆起的背部对着我。搞甚么鬼?
    嗤嗤嗤﹗﹗
    我听见一个肌肉撕裂的声音,来自他隆隆的背上发出﹗
    嗶……嗤嗤嗤﹗﹗
    没错﹗我没有听错亦没有看错﹗﹗他隆隆的背肌在悄悄的抿开一条血痕﹗﹗
    我见过﹗在我第一次看见他时我见过﹗难道他在脱皮?进化成最强横的姿态将我打成肉饼?﹗﹗﹗破开的皮肤下,我感到有一股生命在窜出﹗﹗
    嗤喇喇﹗嗤喇喇﹗﹗﹗
    不不不不﹗﹗也许这次有点不同不﹗因为竟听见两把声音﹗一个是他皮开肉裂的吼叫。另一个……另一个……是女人声?﹗
    破﹗﹗
    出来了﹗
    有一个血淋淋的人头在他破开的皮肤上鑽出来了﹗﹗﹗而且是个女人,在挣扎﹗在大叫﹗﹗﹗
    不是吧?﹗难道他强横到可以自我分裂?﹗﹗而且可以分裂出异性?﹗简直就是……违反了自然定律啊﹗﹗
    破﹗破﹗破﹗﹗﹗﹗﹗抿开﹗抿开﹗抿开﹗﹗﹗﹗
    背上的女人,用最野蛮的方法,将缠起她的肌肉撕开﹗咬开﹗﹗﹗简直就是……妖怪﹗﹗
    你见过么?﹗﹗你感受过如此的恐惧么?﹗﹗就是要你站着不动,让恐惧去蚕食你﹗﹗﹗
    噗﹗﹗
    女人掉在地上﹗﹗
    他大吼一声﹗简直有如女人的分娩﹗﹗而背肌亦自动的癒合,转身回望我。
    「你究竟想将我怎样处置﹗﹗﹗」此时,我才懂得争扎﹗争扎﹗争扎﹗﹗﹗﹗﹗
    「吼﹗﹗﹗﹗﹗﹗」他这样的回应。
    那个从他身上分裂的女人缓缓的爬起身,一身污血。
    一步一浮的站起来,叫声就好像活尸人。她抬头望向我,她只有一颗眼睛,跟半张烂了的面。
    一颗眼睛?﹗
    半张烂了的面?﹗
    我遇过她﹗我一定遇过她﹗﹗﹗
    她站立不定的望着我,我看见,她身上仍然穿有衣服﹗是件研究袍啊﹗﹗﹗
    颈上的鑽石颈饰在闪闪发光。
    我记得﹗那是我送给她的礼物啊﹗﹗﹗
    这个女性活尸人……是………是……是……
    是潘小莉啊﹗﹗﹗
    她发狂上前﹗已经一口咬在我手臂﹗﹗﹗﹗
    「啊﹗﹗﹗﹗」
    ====
    原来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原因。
    我早说过,以他的力量,一定可以将我一击至死。
    可是,他却不想我死,他一直只是想将我捉走。
    因为他要救他最爱的女人。
    潘小莉。
    ====
    「啊﹗﹗不要……﹗﹗不要再咬﹗﹗」我走不动,我任由潘小莉将我手上的肉一片片的咬下来,咀嚼,吞食﹗﹗
    他满足的吼叫。
    「李伟文﹗﹗﹗你统统都搞错了﹗﹗啊﹗﹗﹗」上臂连皮带肉的被扯下来﹗﹗﹗「我……我……我‥…不会令小莉……好起来﹗﹗」
    「吼﹗﹗﹗﹗」他怒叫,好像叫我闭咀。
    而潘小莉只是在亢奋的大叫大咬,她的食慾被满足。
    「疫……疫……疫苗根本……不在我身上………﹗」
    ======
    忽然﹗
    他眼角瞧到了一个黑影从天而降﹗
    「嘭﹗」
    将他的身体紧紧的压下去﹗
    突如其来的一击,吓得彭振宇大声呼叫﹗而且,两眼更是瞧不见是甚么,只知道一张巨大的身体已将他压下去﹗
    「放……放开我……」彭振宇怕得身体都震了。
    只因,在他眼中那个压住他的是一个怪人,他从来未见过。
    光着身体、光着了头的、没有眉毛的男人。
    很可怕﹗
    是那里来?为什么会在天花板中?是有预谋的等待彭振宇么?
    「将……刘俊彦交给你的……拿出来……」男人沙着了嗓子,道。
    只见彭振宇的面色铁青了,而且表情更是愈来愈惊讶。
    「声音很熟。」他心道。
    「快。……没有时间……快交给我……」男人急急的道﹕「潘小莉……快支持不了﹗」
    潘小莉?
    「大哥﹗」彭振宇如梦初醒的大吼﹗
    是李伟文?
    那个怪男人是李伟文?
    在彭振宇眼中的男人的外相,跟自小便一起长大的李伟文有很大的分别﹗
    要不是他的声音,再提到潘小莉,彭振宇根本就认不出来﹗
    他的外相极之怪异,根本……根本跟从前是判若两人﹗
    为什么?
    为什么李伟文会出现在这里?
    他不是在「那个」地方吗?
    老天﹗
    彭振宇一时间就搞不清,此时,他已被李伟文抓起了衣领。
    「快﹗我没有……没有……时间啊﹗」
    将彭振宇大力摔在地上﹗
    彭振宇心中乱了,只是说﹕「他交给我的东西。……已经……收藏在很安全的地方……」
    「那里……」声音变调了﹕「在蒋文刚么?」
    彭振宇抖了一抖,快要说出「那东西」下落之时……
    一声撞门声﹗
    紧接着……
    嗖﹗
    一股血腥呛入彭振宇的鼻中﹗面上被血溅得红红的﹗
    「啊﹗﹗﹗﹗」
    李伟文抑天大叫﹗他胸上多了个血洞子﹗
    大概是这个误会。大哥以为收藏疫苗的地方,就是在我身上。
    =======
    「够了﹗够了﹗够了﹗﹗﹗不要再咬﹗﹗啊﹗﹗﹗﹗」我叫得喉咙都渗了血﹕「李伟文你误会了,我的血液中绝对没有疑似天花的疫苗﹗﹗啊﹗﹗﹗」潘小莉蠢蠢欲动,朝另一张手臂下手。
    「吼﹗﹗﹗」他怒极,在地上连打数拳﹗打出一个洞子﹗
    「我跟你﹗只是被人当成白老鼠﹗﹗我跟你一样,都是被人注射了b种疫苗啊﹗﹗﹗﹗只是各走极端而已﹗﹗」她撕了我一片肉﹗
    ======
    「如果b种疫苗大有机会将宿主杀死的话。他身上的疑似天花竟然担当了一个救命的角色。」
    「不﹗不﹗绝不可能﹗」彭振宇猛烈的摇头﹗
    「有。你该知道疑似天花有一种强化宿主身体的作用吧?在每一次排斥时,患者的心脏承受很大的压力﹗然而,疑似天花竟然在这个时候突变﹗强化宿主的身体﹗强化宿主的心脏机能﹗哈哈哈哈哈哈哈﹗」
    刘裕昌声撕力竭的大笑,听得彭振宇心中寒了一截,心想那有如此疯狂的人。
    「大自然的定律啊﹗这次的实验切切实实的告诉我,大自然上一切万物,皆有自我生存跟繁殖的意识﹗动物如是﹗人类如是﹗疑似天花亦都如是﹗生命有他自己的出路﹗哈哈哈哈哈哈……﹗」
    他两眼瞪大,竭止不了亢奋﹗疯子﹗
    「一个全新的、与眾不同的、强化宿主身体的拟似天花突变体啊﹗嘿嘿……哈哈……真是意外的发现啊﹗这一来,即使疫苗上的利益被姚万基吃掉了一半。但我还有后着﹗」
    这个人真的彻底的疯了﹗
    一个人的贪婪,我跟大哥都被当成了白老鼠。
    我个人的仇恨,亦令大哥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
    ======
    我几近昏死﹗
    痛楚神经都麻目了。
    「大哥……李伟文……你跟我,只是各走极端。可是,b种疫苗会杀死大部分接种者。所以……所以……」
    潘小莉盯起我的颈,流着唾液,飢饿而又贪婪。
    可是,我已经不怕她会一口咬下去。
    「所以……潘小莉……」
    潘小莉定神。
    忽然,呕吐大作﹗﹗﹗
    「吼﹗﹗﹗﹗﹗﹗﹗」他第一次露出错愕的表情﹗﹗
    潘小莉抽搐﹗抽搐﹗吐出很多又酸又臭的液体﹗﹗
    「呜啊﹗﹗﹗﹗」潘小莉跪地,弓起身的大叫﹗﹗腰都折断了﹗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会死。」
    「吼﹗﹗﹗﹗﹗﹗﹗吼﹗﹗﹗﹗﹗﹗﹗」快要喊破我耳膜我吼叫﹗﹗﹗
    他上前,粗大巨型的手各自拿起潘小莉上下半身。呆呆的看着,早以烂了一半的脸。
    「呜……呜……呜……」悲鸣。
    这头野兽竟然在悲鸣。
    可是,就没有掉下半颗眼泪。可能,泪线老早坏了。
    原来,他不是一个喜于疯狂杀戮的怪物。他始终都有感情﹗特别是,一些刻骨铭心的感情。
    蒋文刚的手足情义。
    潘小莉的执着爱恋。
    甚至,对我的无尽仇恨。
    他一一都记得清楚﹗﹗
    「吼﹗﹗﹗﹗﹗﹗﹗吼﹗﹗﹗﹗﹗﹗﹗」天要崩塌﹗
    看见他样子,我真的真的愧意万分。我已经不能再补救甚么……
    他抬头,我从未见过一张怒得快要爆开的一张面。这次,他一定会将我杀死。
    梦瑶啊﹗﹗你……你快点到安全的地方。
    抱歉,我不可以跟你逃出这个地狱。
    我张望远处的梯间,看见有一个人在鬼鬼祟祟窥看。
    老天爷啊﹗﹗梦瑶你现在跑上来干甚么?﹗﹗
    走啊﹗走啊﹗走啊﹗﹗﹗﹗﹗受伤了的野兽,永远是最危险的啊﹗﹗走啊﹗﹗﹗﹗
    那笨蛋哭得一脸都是泪水,悄悄的走入来﹗拾起地上,我刚刚掉下的装备。
    而此时,他已经大吼一声,向我挥出一拳﹗﹗﹗﹗
    我闭眼,有了死亡的觉悟。
    拳风迫近。
    嚓﹗﹗
    破﹗﹗﹗
    我感到有一股灼热一闪即逝﹗眼帘下的眼睛,亦感受了一下强烈的闪光。
    张眼,他掩起了眼在地上滚地挣扎﹗﹗
    一个闪光弹就在我跟他之间爆开﹗一定是梦瑶掷过来﹗﹗
    「振宇﹗」梦瑶提了一个斧头,向我走来。
    鏘﹗鏘﹗
    她将缠起我的铁链斩断。
    我整个人无力的倒在地上,她将我扶起,道﹕「快走啊﹗快点﹗」
    「不……不……我走不了……你自己一个人走……。」
    霍霍霍﹗
    霍霍霍﹗
    霍霍霍﹗
    三重的直昇机声,我看见一条白光照入来。三架直昇机在楼宇外盘飞。
    「彭振宇﹗」广播。是沙展的声音﹕「快上顶层,我们来接你了﹗」那是一架多功能直昇机。
    「起身啊﹗」梦瑶提起我,样子相当难受﹕「你答应过我,一定要跟我一起活下去﹗你连少少的诺言也不守么?」一步步的枴走。
    「不……他一定会杀我……会拖累你……你自己先走……」我没有意识似的被她拖行。
    此时,他依然受闪光弹的影响,可是已经站起来,胡乱的挥拳﹗﹗
    「吼﹗﹗﹗﹗」
    我跟梦瑶一级级的上,一级级的走。楼宇外的两架武装直昇机一直伴随我们向上飞。然而,我感受了脚下有一个压迫力在膨胀,爆发﹗
    碰﹗
    碰﹗
    碰﹗
    跳上来﹗﹗
    尾二的一层,通向顶层的梯子就在远远的对方。
    「来﹗只剩馀不少﹗」梦瑶急急的拖起我。
    可是我感到到脚下的压迫力已经到达了不可忍受的地步﹗﹗
    就在我三尺前﹗
    破﹗﹗﹗﹗
    他,破开地板立在我眼前﹗
    我跟梦瑶吓得倒地。
    「你走啊﹗﹗」我一手推走梦瑶﹗因为他的大拳已经挥了过来﹗﹗﹗﹗
    卡﹗﹗我助骨断了﹗﹗「哗﹗﹗﹗﹗」
    整个人都被打飞﹗拖在地上﹗﹗
    「振宇啊﹗﹗」梦瑶边哭边叫,似乎向他求饶。一时间,她快要崩溃的向楼宇外的直昇机求救。
    我动不了,只能卧在地上。眼底下就看见他一步步的来,很慢很慢,他一定会将我折腾至死。要不然刚刚的一拳,早不是将我的肋骨打断那么简单。
    他将我捉起,奋力一掷啊﹗﹗
    鏘﹗我被掟在一堆装修物料上。背上剧痛,大概被插入了多根铁钉。
    很多根铁棒滚到他的脚边。十尺来的他满意的吼叫,手亦拿了一根,轻轻的在手上拍打。
    嗄……嗄……嗄……我无力的看着他走来。他想怎样?想将我打成肉酱吧?
    迷糊了的一双眼看见他的表情,似乎已经决议要将我杀死。他作了一个起手式,要将铁棒飞过来﹗
    千钧一发﹗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他的脚前被鹰爪炮扫过﹗﹗
    「吼﹗﹗﹗﹗」他怒极大吼,一转身﹗就朝外面掷出铁棒﹗有如标枪一样﹗一击即中,穿中机内的机司,武装直昇机就盘旋堕下﹗﹗
    「梦瑶……你……你快走……」我指指她背后的梯子。
    「不﹗不﹗」她哭得眼睛都肿了﹗
    「快啊﹗你身上有疫苗﹗﹗你很重要的啊﹗﹗﹗全世界人类都需要你﹗﹗」我大吼。
    可是这一次糟糕了。
    他本是一步步的迫来。听见之下,忽地呆一下,若有所思。然后,竟然朝梦瑶转身﹗
    梦瑶吓得哑了口﹗
    「吼﹗﹗﹗﹗﹗﹗」他彷彿感到自己被我耍了一大场﹗
    不得了﹗﹗
    我拿起铁棒,就半跑半走的上前﹕「混蛋﹗你不可以杀她﹗﹗」
    鏘﹗敲在他背上﹗然而背上竟伸出触手将铁棒扯入身体再从右手穿出,握在手上﹗
    他要对梦瑶不利﹗﹗
    「操你妈﹗﹗」不理一切,我竟然攀上他背上﹗手臂缠了他的颈,大叫﹕「梦瑶,你一定要走﹗这次可不是说笑﹗﹗呃﹗﹗﹗」
    他肩上伸出触手来,将我的颈紧紧的扼起﹗﹗收窄﹗﹗
    「混……混蛋﹗你……你……恨我﹗但不……不可以恨她……她是无辜……她爸都给你杀了…﹗你……还不够?」
    他没有听见,已经起手想将铁棒掷去﹗
    我望去楼宇外,呼不出救声,只想沙展一方可以想出办法。
    他要掷出去了﹗
    嗖﹗﹗﹗
    两个流星飞了入来﹗﹗
    嘭﹗
    打中他眼前的地板﹗﹗
    强大的爆风,将我们二人打飞﹗﹗我们倒下了,面上都是散落的砂石。
    这次,武装直昇机发射飞弹之后,就立即飞离开他的攻击范围。他比我更早的站起,愤怒的要找出坏他好事的武装直昇机。
    幸好,刚刚一炮,就将地板炸开,令我们跟梦瑶被一条大坑分隔了。
    「吼﹗﹗﹗」愤怒当然迁怒在我身上﹗
    一脚踩在我的腹上﹗
    踩﹗
    踩﹗
    踩﹗
    踹飞﹗﹗
    呯﹗﹗倒在装修物料﹗
    来吧﹗要发洩,我统统都让你发个够。只要,不伤害梦瑶就可以了。
    一拳﹗
    一脚﹗
    一摔﹗
    就是不将我一击杀死。
    我混身鲜血的卧在地上,吐出满口污血。
    他缓缓的向梦瑶望过去,蠢蠢欲动起来。
    「蠢才﹗你还不明白?」
    「﹗﹗」他向我怒视。
    「还是你已经忘记了。还是你根本跟我一样,是个自私鬼﹗一心只想救活潘小莉?﹗」我吐吐污血,又道﹕「疫苗……是刘俊彦的心血啊﹗……你……想……他白白的死去么?」
    他面色有异,面部肌肉微微抽搐。
    「吼﹗」他抱头,似乎在想起谁人是刘俊彦。
    「你……你……一定记得刘俊彦跟蒋文刚﹗疫苗……是你和他们的心血……。」我的肺很痛,连呼吸都需要很大的力气﹕「刘俊彦……死前的愿望……就是希望世界每一个人都可以……脱离病毒……的制肘﹗难……难道你……你想他含恨而死?﹗混蛋﹗﹗」
    「呜……………………啊﹗﹗﹗﹗﹗﹗」
    碰﹗
    碰﹗
    碰﹗
    他痛苦的抱头大叫﹗可能,他已经记起当初研究疫苗的目的。
    可能跟现在的我一样,先令最心爱的女人好起来,在从她的身上提炼出可大量生產的样本。
    他狂乱起来﹗不断将身边一切的东西乱掷乱打﹗弄得一地都是装修物料,他将一大桶强力胶水打散,当中更自己身上沾满了绿色的强力胶水,亦因如此大量的铝片亦粘到他身上去。
    然后,他沉默。
    他的怒意稍稍的发洩出来。
    这时。
    我的血要流乾,眼都麻了,许许多多黑麻子在我眼前乱走,快要佔据我的视力。
    而梦瑶的哭喊在我耳边愈来愈模糊、走调、化开。她还是留在这儿,要我跟她一起走。
    沙展已经作了很多次的警告,要梦瑶快点赶上顶层。
    建筑工地外噪音大作,全城的活尸人终于衝破了建筑工地的防线,潮水氾滥一样的、一窝蜂的攻入来,往上层奔跑,誓要将我拖出来生吞活剥。
    这时。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最后一小时的防空警告,响起了。
    「振宇﹗我们最多多等候你半小时﹗你快上顶层﹗」顶层在盘旋的直昇机在广播。依希,那是沙展豪迈的吼叫。
    走?
    走不到。若然打倒眼前的他倒有可能。
    他依然的愤怒,但已经克制。只是默默的看着我,如狮子的微微吼叫。
    大概,他到现在都不明白,自己所做的是否白废了。到头来他救不了自己心爱的女人。
    他不会说话,但是从他的呼吸我知道他在悲鸣,一种有口难言的痛苦。他一定想好好的跟我说清楚。
    「我欠了你很多,我知你一定不会原谅我。」我抖抖气﹕「但我想说,我已经相当后悔,有些事情已经补救不了。我只想……只想……说…对不起。」
    来了。
    另一架武装直昇机已定飞在外面伸出鹰爪炮,而且已经从后的对准了他。
    机上的士兵已经大吼大叫,叫我离开射程之内。
    「大哥,抱歉。要是我不走,梦瑶都不走,那么刘俊彦就真的含恨而死了﹗」我已经动起全身力气拼最后一次﹗最关键的一避﹗
    一瞬间。鹰爪炮疯狂扫射﹗﹗
    一条条激光似的火光,自右至左的扫过。我飞身扑去一个暗角位置﹗抱头﹗
    他眼神紧随我的移动,摆起了向我飞扑的架式。然而,他像被点穴的,动弹不得。
    一阵呛鼻血腥,已看见子弹在他的身上鑽出成千上万的血花﹗
    世界上最痛苦的惨叫,渗入我的耳根。
    子弹穿过﹗穿过﹗炸开﹗炸开﹗
    不断泼出血浆﹗
    看得我……
    ======
    「小孩子管不到大人的事。」李伟文﹕「只知道爸爸他曾说过,我们两兄弟一定要相亲相爱。因此,我就甚么都不管了,即使我跟你不同于一个姓。」
    此时,李伟文将篮球掷给振宇,又道﹕「我只在乎的,我跟你就是住在同一屋簷下。我是哥哥,就有责任照顾你啊。」
    尽管李伟文知道振宇是父亲的私生子,但他早已把振宇当作亲弟弟看待。只因他比任何同年龄的小孩都懂事。
    「所以振宇你亦不需要闷闷不乐吧﹗家中至少还有我对你好呢﹗」李伟文向振宇伸出了手﹕「来吧﹗振宇,给我投一个美妙的射球吧﹗」。振宇就紧紧的握着,感受了兄长的关怀和支持,缓缓的站起来。
    振宇拍着篮球,两膝微微弯曲的作势投射。
    「啾﹗」
    一个完美的拋物线,于空中拖下了一个长长的橘色孤形。
    「咚﹗」
    篮球「穿针」而入。
    =====
    「哈……」李伟文笑得很开怀﹕「我才不理会喇﹗总之你跟阿刚是我的好战友﹗共同进退。上天,对我不算太差吧?有个好弟弟,跟弟弟一起追寻理想是多么幸福的事﹗」李伟文按不住,笑声很大,很满足。
    「我真的很希望我们两兄弟可以头戴四方帽,再拥着妈妈一起影毕业相啊﹗这是妈最想看见的﹗」
    「你一定闷累了吧?从小到大,你总是被我呢呢喃喃的哄入睡呢﹗」李伟文笑了一笑。
    李伟文鑽回自己的床上,轻轻细语﹕「要是到了外国,没有哥在,你定会天天着凉吧﹗」
    =====
    他对我讲的说话,我忽然听在耳边。
    是我当年的愤恨,却令无辜的他受苦﹗
    为什么,在那边挡子弹的是他,而不是我自己﹗﹗
    整件事最坏是我﹗﹗
    是我害死了很多人﹗﹗
    大哥只是受兽化的影响下才滥杀成性﹗﹗他依然拥有意志﹗刚刚对我拳打脚踢,都只是发洩他对我的愤恨﹗
    他活着为的是找我﹗
    他找我不是要寻仇﹗杀我﹗是为了潘小莉﹗﹗他觉得我可以救活她﹗﹗因此,一次又一次的,阻挡我被活尸人擒杀的机会﹗杀死了对我不利的顾庸兵﹗﹗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也许,他将自己的命运换在我身上,由他来承担原本属于我的凶命。
    「呜啊﹗﹗﹗﹗﹗﹗﹗﹗」
    「停啊﹗﹗﹗﹗﹗﹗﹗」我向楼外大叫﹗﹗肺,痛得快要掉出来﹗
    火光止住了。
    鹰爪炮亦停下来。
    他,单膝跪下。左边身,被整整的轰散。
    他最脆弱的一面,放在我眼前。
    手,奋力的支撑。抖震,还是抖震。
    伤口,已伸出触手,开动了疗伤机制。
    他一爬。一爬。一爬。
    向我抬头,脸上绝无怒意…只有悲伤。
    看见他那个像野兽的脸,我已经忘了兽化前他甚么样子。
    他吐出一口污血,两片咀唇在抖动,似乎想跟我说话。
    「…………杀………杀…………杀……」他逐字吐出口,奋力的寻回仍然是人类时的说话能力。
    「杀………杀……杀………」
    我知道,他要我杀他。
    他的目的已经幻灭,他再没有存在的理由。
    那双一直对我怒目而视的眼神,现在充满恳求的情感。
    「杀……杀……杀……」
    「是我害成你这样子……」我已忍了泪水。
    我已取出真空罐,「白磷」。
    我知道他要死得彻底,要一丁点儿再生的机会都没有。
    那就变成灰烬吧。
    「尽管你不会原谅…」打开真空装置,嗤一响,已进入空气。罐灼热了,内里的白磷开始燃烧。
    「但希望你知道,我已经为自己所干的一切,感到相当之后悔。」
    右手拉弓,将真空罐中的白磷,泼洒在他身上﹗
    「对不起﹗﹗」
    嗤﹗
    嗤﹗
    嗤﹗
    起火﹗﹗﹗
    「哗啊﹗﹗﹗﹗﹗﹗」他淋浴在紫蓝色的火中﹗
    为免波及,我老早跳后几步。
    因为当白磷撞上铝,会產生强烈的化学反应,烧出高达一千多度的火焰﹗足够将他烧成灰烬﹗
    「啊﹗﹗﹗﹗」我崩溃的抱头大叫﹗为什么命运要迫我干这回事﹗﹗
    「哗啊﹗﹗﹗﹗﹗﹗」千度火焰在崩解他的身体﹗身体上,开始爆出触手来﹗十级的剧痛,令他的兽性大发,要破坏一切﹗﹗
    此时,全城的活尸人已经攻入来赶到我这一层﹗
    我要逃走了﹗
    我向梦瑶的方向或跑或走,跳过地面的大坑。可是,我只跳过一半。
    捉紧﹗
    我抓了坑边﹗
    梦瑶亦上前,将我拉起﹗﹗
    可是身后的活尸人,兇涌的衝来﹗有的跳不过,就掉去下一层。有的就跟我一样,死抓坑边﹗
    我爬了上去,就跟梦瑶衝上顶层去﹗﹗
    破﹗
    铁门被衝开﹗一阵大风刮起,一架直昇机定在顶层。那时的天边,已经渐渐泛蓝﹗要日出了﹗要灭城了﹗
    上面的沙展已经大叫﹕「振宇﹗快来﹗﹗」极力挥手﹗﹗
    身后,凶气迫近﹗活尸人要攻顶﹗
    跑﹗
    走﹗
    梦瑶已经走近直昇机机前被沙展一手抱入直昇机内。
    只欠一步的我,亦要向沙展伸手﹗
    捉紧﹗被拖入直昇机内﹗
    「起飞﹗起飞﹗起飞﹗﹗﹗」沙展大叫﹗
    一阵离心的感觉,我看见自己离顶层愈来愈远。
    呯﹗
    他,被淋浴在火中的大哥跳破上了顶层﹗
    被痛苦的蚕食,他在顶层上大喊大叫,极力挣扎。跟活尸人混在一起﹗
    忽然,炮声大作。我看见有两枚飞弹将整个顶层炸毁。
    那时我再听不见大哥的吼叫。
    鼻头嗅到了浓浓的焦味,也许,那是他崩解了的灵魂。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当我盯着愈来愈远的工地时,我的眼睛跟脸都被泪沾湿了。
    是梦瑶帮我擦擦眼泪,很爱惜抱起我。只有她才能明白我为什么而哭。
    ======
    半小时后。
    当我看见亮光的天空,我看见一颗流星,拖行黄黄的尾带往香港飞去。
    可能是十秒后,或是更早,天地之间忽然白煞一片。
    直昇机更于那时间处于极不稳定的状态,差点就堕毁。
    但自天地回復正常的色彩时,我知道,世界上再没有一个叫「香港」的地方。
    「一切,都在今天完结。」
    二零零六年,九月六日。
    ======
    「我是驻港部队司令官,张龙上将。请答话。」司令官提起无线电通话器。
    五分鐘前,我们的直昇机被中子弹的衝击波所影响,在中国南部坠毁。幸好,没有爆炸,亦没有人死亡。
    只是,我们流落在一个丛林之中。
    「我是驻港部队司令官,张龙上将。呼叫中国南部军营,请答话。」
    还是没有反应。
    一眾士兵神色紧张的举枪戒备,连沙展都加入其中。
    梦瑶在花警官照顾下,我放心了。
    而我则交由蒋文刚照顾。我道﹕「辛苦你了,兄弟。」
    他依然是沉默不语。
    我跟梦瑶互相的对望,相对一笑。
    「别动﹗﹗﹗」忽然有人大叫﹗﹗
    眾人都神色慌张,士兵的举起了枪。
    只知道,草丛之中在一障骚动之后,就鑽出了一队特种士兵,举枪喝令我们﹗
    司令官最为冷静,先向特种士兵表明身份﹕「我是驻港部队司令官,张龙上将。这批是我从香港救回来的同胞。劳烦向你们的头儿通传一声。」
    表明了身份,眾特种士兵都放下戒备,向司令官行军礼。眾人都笑一笑,松一口气。
    「我是庄荣上尉。」一位士兵向司令官道﹕「报告长官,你们已经进入了中国化武队的管辖区内。请放心,这里绝对安全。」
    眾人都大呼叫好﹗﹗
    我亦终于可以安心一笑,向梦瑶道﹕「刚刚有吓坏小宝宝么?」
    「有啊﹗」梦瑶她指指腹部,甜甜一笑﹕「他刚刚吓得蹬我一脚。嘻。」
    沙展跟花警官看见我俩幸福的笑容,都打从心底笑了出来。
    「长官抱歉,由于你们从疫区而来。程序上要先检疫。有劳长官先命同袍解下武装。」
    司令官点头明白,叫眾人放下武器,再列好队伍。
    化武队士兵取来了一个眼球测试器。听他解说,感染者的虹膜在测试器的特殊光线照射下,会在测试器上显示出红色的虹膜。
    那就有如,夜空之下,看见活尸人的眼睛是红色的一样。
    一个个接受测试。
    嗶﹗
    正常。
    嗶﹗
    正常。
    嗶﹗
    正常。
    来到了梦瑶。她曾经被咬,不知能否通过?
    嗶﹗
    正常。
    谢天谢地。
    「先生,将眼睛对着测试器上的镜头就可以了。」
    到我了。依吩咐去做。
    嗶﹗
    测试器背后的脸孔,忽然由亲切变得严肃起来。
    「先生,再多望一次。」士兵,强作亲切。
    嗶﹗﹗
    嗶﹗﹗
    另一名士兵上前,耳语。
    「搞甚么鬼?」
    士兵脸色变得铁青可怖,道﹕「先生,相当之抱歉。」
    我心知不妙﹗
    化武队士兵将我从梦瑶那方隔开,提起了枪﹗﹗
    「发生甚么事﹗﹗」我惊慌一叫﹗
    沙展亦错愕起来﹗
    梦瑶亦被吓得大呼大叫﹗
    「先生,测试器探测到你是感染者。」一位士兵。
    「为了确保安全区内的安全,一切感染者都会被……」
    「即.时.枪.决!!!」第二位士兵。
    甚么﹗﹗﹗﹗
    「不不不﹗你们一定搞错了﹗﹗」我慌张的看看士兵,再看看梦瑶。在「即时枪决」四字一出的同时,她已经崩溃得快要晕了﹗
    「再测多一次﹗来﹗」可是,我明白,我身体中依然存有疑似天花。一定是这个原因。
    「已经测了三次。抱歉,我们一定要将你处决。」
    「不要杀他﹗不要杀他啊﹗﹗」梦瑶大哭大闹,想要衝上来,但是被沙展拦起了﹕「放开我﹗我………振宇啊﹗﹗」她向我伸手﹗沙展亦都难过得,要流下男儿泪。
    「梦瑶﹗﹗﹗」
    「先生,有遗言么?」士兵有点爱莫能助,仁至义尽。
    我看看四枝步枪,简直就被审判了。
    看来多作反击都没有作用。反而,我已经将梦瑶带到安全的地方,将刘俊彦的心血落在好人手中。任务总算完成。
    也许,我根本是一个该死的人。今天的审判,来了。
    我取出了一个携带式记忆体,放在地上道﹕「这个记忆体中,存储了疑似天花的研究资料跟疫苗製造方法﹗入面亦提到了病毒的源头﹗一定﹗我说一定要给国家科学家,将这次疫病彻底的打败﹗」
    「好﹗还有呢?」士兵解下保险锁。
    「那个叫赵梦瑶的女人,血液中有疫苗,可以拯救全世界。」我望望她,她完全的疯狂了,对沙展又打又骂。沙展低头饮泣,任她骂个够。我流泪﹕「她,有了身孕,劳烦给她最好的医生,一定要好……好……好……的照顾她。」澎湃地流出泪水。
    「还有么?」士兵准备射击。
    我没有回答士兵,只是看着哭得死去活来的梦瑶,轻轻说﹕「梦瑶,我…很……很……」
    「开火﹗」
    轰轰轰轰﹗﹗﹗﹗﹗﹗
    ……爱你……
    「啊……振宇……振宇……」
    「再开火﹗﹗」
    轰轰轰轰﹗﹗﹗﹗﹗﹗
    「不……不要啊………振宇…﹗﹗」
    硝烟糊了我的眼睛。
    「所以,梦瑶你对我很重要。重要到即使我自己的命掉了,都要你活下去。」
    倒地,我闭上了眼。
    耳边,她的叫喊一直在我脑中………永远都不会散去。
    ======
    「呃……你真的开了枪?」
    「真。」
    「全数打中?」
    「全数打中。」
    「………怪了。」
    「长官,他的身体好像很强横。」
    「嗯。难道他可以去除了病毒的毒性,而保留了病毒会令人体变强的特质?」
    「……………」
    「你不会明白了。将他押起,交由军方处理。」
    「遵命﹗」
    「他的身体极有研究价值啊﹗说不定,可用在其他士兵身上……」
    =======
    我眼前尽是黑暗,当我甦醒之时,眼球内的晶状体仍未即时聚焦,所看的东西仍是糢糊一片。
    我鼻子一嗅,感到空气中弥漫了一种味道,是医院的消毒药水。
    我起身,这才发现自己身处在一间病房中。
    我昏迷了?
    我昏迷了多久?我摸不着头,只知道现在是黄昏时段。黄金的阳光,照入了这个死气沉沉的病房。
    我为什么会昏迷?
    愈是去想,我的头部痛得要裂开了﹗
    我想不起﹗我甚至连自己是谁也不知道﹗﹗
    「他妈的﹗」
    我动身下床,要走出这个病房。找找医生去。
    门推开。
    很静,走廊空无一人。
    「有人么?﹗」
    没有,有得只是我的回音,及一片沙沙的声响。
    我朝声响去走,来到一间电视室。当中的电视很旧,依然开着,画面上出现鬼影。当中隐约的看见,一个图画「国家紧急广播频道」。
    「国家紧急广播频道?发生了突发事情么?要佔用民用频道。」
    此时,我看见公告版上张贴了剪报。
    我细看一下。
    「二零零六年,九月六日,国家主席宣佈香港已被灭城。」
    香港?感觉上,是一个很亲切的名词。
    「二零零六年,九月八日,在香港的生还者中,一名赵姓女港人身体中被发现病毒抗体。」
    那个女人,很美。有一种冰冷的感觉,冰美人。但是,我不知怎地,我的情绪却有点激动。而且,有点眼熟。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二日,国家主席宣佈,疫苗已大量投產。下个月将会分发给世卫组织。」
    我再转去另一张剪报看看。
    「二零零八年,六月三十日,联合国世卫组织宣佈,全球再没有新的疑似天花感染个案。而最后一个疫区——巴西亦宣佈,境内最后一名患者已经死亡。美国宣佈将六月三十日定为人类胜利日。
    二零零八年,九月六日,香港灭城两週年。国家宣佈,开始香港重建工作。而联合国亦宣佈全球约有三十亿人死于是次疫潮。经济上的破坏已无可估计,联合国估计全球需要五十年时间,才可令经济完全復甦。
    二零零九年,十月二日,美国再发现怀疑疑似天花感染个案,地点为哈佛大学。有传言,美国藉疑似天花生產生化武器。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日,中国南部发生怀疑疑似天花患者袭击事件。事件被军方高调镇压,最后官方宣称,事件只是种族衝突,绝不是疑似天花而起。事件中被袭击的伤者,经过疑似天花快速测试,实验与疑似天花呈阴性反应。
    二零一零年,三月三十一日,联合国世卫组织怀疑疑似天花疫苗带有负作用。痊癒者于注射后,于四年内出精神异常、严重的暴力倾向。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二日,香港重建工作完成一半,首批逃离港人被篇入新界暂时居住。另外,同日香港正式成立暂时政府。
    二零一零年,六月三十日,中国北京发生大规模暴力事件。被捕患者一律有精神异常、严重的暴力等特徵。怀疑是疑似天花疫苗的负作用引起。所有人等,都被关入中国北京国家精神病院处理。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日,中国南京、美国纽约、日本东京,相继爆发大规模暴力事件。暴徒行动绝无章法,纯粹将患者袭击致死。联合国表示已彻查事件,是否跟疑似天花疫苗副作用有关。」
    看到此处,我吐了口凉气。
    发……发生了甚么事?
    疑似天花?﹗很熟的名字啊﹗我好…好像曾经接触过。
    看完报章,难不成就是说,现在的世界仍然处于一片混乱中么?
    不知怎地,我想起「疑似天花疫苗的负作用」时,我打从心中就觉得很怕。怕得要命。
    因为,我好像见识过甚么是「疑似天花」。
    我很不安。
    此时我看见自己的病人袍的时候,原来有一种更可怕的事情,一早已经发生在我身边。
    我的病人袍上刺有「中国北京国家精神病院」十个大字。
    「我身处在中国北京国家精神病院?﹗患者被关的地方?﹗」同时间,我亦鑽出了另一个疑问﹕为什么我会身处在这间精神病院?难道……?﹗﹗
    不行﹗
    我要走﹗
    我要离开﹗﹗
    走出走廊。
    忽然,有人在笑。
    「嘰嘰嘰嘰……哼哼……嘰嘰嘰嘰……」
    典型恶魔式的邪笑。
    我左右一看,看见走廊的尾端上,有几个……不……愈来愈多的人影聚集,脚步浮浮,缓缓向我迫来。
    夕阳照在他们上,我看清了他们的面目。
    一个个神情亢奋,口吐浊气,面部肌肉不断的抽搐,他们就好像……活在一种竭斯底力的情绪里,有愤怒、有恐惧、有不安﹗但是我就不能明确指出是那一种情绪。总之,我觉得他们是疯的﹗一定是疯的﹗﹗
    他们的目光不断集中在我身上,渐渐扬起了手中自製的凶器。我毛发戙起,身体响起了危险的警告。
    我迫得后退、后退再后退,直至无路可逃。
    这种恐惧很熟悉,我遇过,我亦战胜过,但是眼前的敌人却叫我大感陌生。
    愈来愈多的患者堆在走廊尾端,他们交头接耳,在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说话。
    领头的望了我一眼,突然间﹗﹗大挥手中的钝刀大呼大叫﹗一阵叫嚣,那些有如暴徒的患者各自提起手中的凶器向我杀去﹗﹗
    杀势有如汹涌狂潮﹗
    我摇摇头,白瞪着眼的看着危险迫近﹗﹗根本就逃不掉﹗
    可是,在这个杀声吼天的环境中,脑海中竟传来了一段声音。
    「生存下去。」
    女人的声音,很甜美,而且很熟悉……「她」,在的脑中不断呢喃……
    「﹗﹗﹗﹗」
    不知为何,我突然之间拥有对抗眼前危机的力量﹗﹗﹗﹗很神奇﹗﹗
    是那把突如奇来的女声唤起了我?
    那么……「她」,究竟是谁?﹗为何我对她的声音如此的敏感?﹗
    而且,眼前的一切,起因又是如何?﹗就是所谓的「疫苗副作用」?
    不理了﹗
    就用我这双拳头﹗併了死命也要打开一条血路﹗﹗直至逃出生天﹗﹗直至我了解事件的一切﹗﹗包括,脑中的女声。
    第一个患者,向我挥出大刀﹗﹗
    右拳,已经奋力迎战﹗﹗﹗
    生死存亡的困兽之斗。
    现在开始。
    (全文完)

本文网址:https://www.7wav.com/book/172294/3441312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7wav.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