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WAV > 都市 > 枕边潮汐 > 枕边潮汐 第125节

枕边潮汐 第125节

推荐阅读:朝日满庭箓一晌贪欢(骨科 兄妹 1v1)病娇疯批男主短篇合集私定床伴全是BUG (NPH)(原名:《私定男伴设计师》)含苞[恋综NPH]【恐怖游戏】人家才没有开外挂(NP)掌上明珠(父女1V1)囚禁男神(1v1H)有口难言(1v1 SC 伪叔侄)吃一口黑病(黑化疯批合集)

    今日?,她是来帮温知宴还?愿的。
    那个当初被少年祈愿锁住的少女,今日?对着神灵诚心回应,今后,不论沧桑,他们一定会执子之手,不负思?量的过完一生一世。
    *
    暗夜,街灯朦胧,对夜旅人?来说,路远道长。
    温知宴从北城开长途车分秒不歇的回璃城,没?有用司机,因为他觉得司机慢了,没?有他快。
    路上,沈北灼给他打电话,问他看没?看新闻,满不满意这样?的负荆请罪。
    “这是很简单的家教问题。你们沈家的人?敢做这样?的事,就不要再来我面前?丢人?现?眼了,我真的没?兴趣听。”
    今晨抵达北城机场,温知宴第一个给沈北灼去电,冷声问他,沈初栀这种不知好歹,敢搞他老?婆的人?该如何处置。
    沈北灼笑着回答:“温太太蹲了几小时局子,就换沈初栀进去蹲几个月好了,沈家做事很公道,不会给人?留下话柄。”
    顿了顿,他强调:“替我好好安慰一下嫂子,你们婚礼的时候我一定包最大的红包。就当是你们大婚前?的一个助兴的小插曲,让她别往心里去。”
    “沈北灼,做事情最好罩子放亮点,不要以?为蹲几个月,我就会满意了。如果我哄不好我老?婆,你们沈家等着往后看吧。”
    温知宴没?有多说的挂断了电话。
    到?了璃城,温知宴驱车回到?西灵湾,屋子在黑夜里漆黑一片,冰冷得让他齿寒。
    从小到?大,他在璃城跟北城住了很多个寓所?,让他觉得是完美无缺的家的地方,只有这个他买来给他跟黎尔做结婚的婚房。
    打开门?,他信步迈入,往常,黎尔在这里生活的点滴场景,都一并袭向他心头。
    她会在厨房下厨,她做的菜很好吃,不管做什么菜式,都有她自己精巧的小心思?,比如会在银耳汤里放一点陈皮,说这样?没?那么腻。
    她会在阳台晒衣服,把?洗干净的裙子跟他的白衬衫一条条的挂着,让它们迎风舒展,说晒晒阳光,光合作用杀毒最好。
    她会在花园里洒绣球花种子,早春的时候,温知宴去港城出差,她在花园里在七七的陪同下,撒下的那些花种子现?在已经在宁静夏夜里盛放成了大朵大朵的花团。
    她曾经笑着邀请他跟她一起赏她种花的结果。
    如今,花开人?却不在。
    “尔尔。”温知宴高声呼唤黎尔的名?字,他真的要疯了,苏朝白还?有严云生都告诉他,黎尔辞职了,似乎是想离开璃城。
    温知宴知道了,将?她从局子里捞出来的人?是徐德芝。徐德芝在那个晚上肯定跟她说了过分的阻碍他们在一起的话。
    温知宴从十六岁就一直护着她,没?想到?等到?他们真的要办婚礼的时候,黎尔因为他,被人?这么整。
    那个沈家千金现?在被刑拘了,前?途尽毁,其实如果她不是自作聪明,招惹的人?是黎尔,也许沈北灼会放她一条生路,将?她送去国外留学避避风头什么的。
    沈北灼很聪明,他意识到?只有这么做,才能保下沈家公司的生意。
    如果他不率先把?她弄进局子,温知宴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放过沈家。
    啪嗒一声,主卧忽然有人?开灯,温知宴的眸子里在黑暗里瞬间燃起期待。
    “尔尔,我回来了。”温知宴快速迈步上楼,循着卧室里的灯光走去,他想一把?将?他的尔尔抱进怀里,用尽所?有能让她开心的方法来哄他。
    他要跟她道歉。
    是他的错,他以?为结婚就是万无一失的让她来到?他身边的最好方式,毕竟他们身份差了那么多,他的父母肯定会强烈反对。
    然而他还?是没?想到?,领证后如此步步为营的计划着跟她相处,让胆小得不相信感情的她对他敢于交出一颗早就脆弱得满是裂痕的心,临到?要办婚礼,却又出了这种事。
    “尔尔……”温知宴的长腿站定在卧室门?口,却失望的瞧见?,是蒋姨的身影,开着卧室的灯带,还?有衣帽间的孔灯,在收拾东西。
    “温先生。”蒋姨恭敬的招呼他,“你从国外回来了。”
    “是,尔尔呢?”温知宴的视线扫过衣帽间,发现?关于黎尔的很多东西都被收走了。
    酒店集团里的人?都在说,黎尔要离开璃城,去外地工作。
    温知宴长眉紧拧,胸腔里那股失去的戾气折磨得他的眼眶瞬间泛红。
    这种失去的感觉像是晴天暴雪,酷寒突兀。
    温觉浅离开那天,他感受过,后来他靠喜欢黎尔治愈了自己,黎尔就是那种不管遇上什么事,都会甜笑着安慰自己伤口会结痂,好运会降临的人?。
    温知宴只要静静的在远处瞧着努力过日?子的她,心里就会很明媚的安宁。
    可是,现?在,黎尔收拾她的个人?用品,离开了。
    温知宴下意识的捏紧双手,指关节渐渐开始泛白。
    蒋姨瞧出他没?见?到?黎尔,惆怅又绝望,轻声回答:“这几天尔尔在酒店上班遇上麻烦了,被警察带去了警局,是徐老?师去接她出来的,第二天,她就来西灵湾收拾了个人?物?品,我问她怎么了,她说,想回娘家住几天。”
    “回娘家住几天?”温知宴谨慎的确认,“只是想回娘家住几天?”
    “嗯,尔尔那天是这么说的。”蒋姨说。
    “徐老?师把?她从派出所?接出来的时候,跟她说什么了?要她跟我离婚?”
    “我不知道,可是尔尔来西灵湾收拾行李的时候,没?有提过要离婚。”蒋姨回答。
    温知宴暴戾崩溃的情绪这才收敛了几分,他问蒋姨,“蒋姨,我书房保险柜的钥匙呢?”
    蒋姨很快去帮他取来,蒋姨知道书房保险柜的东西都是温知宴集团里的重要文件跟一些股权跟不动产证书,平时他难得开一次。
    蒋姨问:“这么晚了找什么呢?”
    “找一把?刀。”温知宴打开保险柜,找出那把?明晃晃的长刀,随手取了把?车钥匙,去地下室开车。
    蒋姨不知道他找刀干什么,担心他是拿刀去语华庭找徐德芝撒野。
    蒋姨在温家帮佣多年,她见?识过年少时的温知宴犯浑什么样?。
    他混起来简直六亲不认。
    他那么喜欢黎尔,趁他去国外一次出差,他们就这么欺负黎尔,温知宴现?在被气疯了。
    他疯起来的后果简直会不堪设想。
    这么晚了他拿着一把?可以?杀死人?的刀出去干什么。
    蒋姨很是焦灼,步履蹒跚的跟去地下室,温知宴已经坐在一辆超级跑车上,点燃了引擎。
    他回来的时候开的是一辆奔驰越野g500。
    现?在他觉得越野车型不够快,他要开顶级超跑出去办事。
    那把?锋利的刀被他放在副驾驶上,蒋姨气喘吁吁的跟上来,想阻止他,现?在是晚上十点三刻,他带着一柄可以?杀死人?的刀,气汹汹的开车出去,他到?底想做什么。
    “阿宴!你是不是疯了,你想做什么!”蒋姨情急之下,也不再喊他敬称了。
    “你带着刀想要去找谁?找你妈还?是找你老?婆?”
    “阿宴,你把?刀放下!”
    温知宴充耳不闻蒋姨的呐喊,一脚把?油门?踩到?最底,轰轰轰的开着chiron出了别墅。
    流线型的黑色超跑在夜色里飞速徜徉,街头霓虹照亮驾车的男人?棱角分明的脸。
    他收藏着这把?刀很多年了。
    如果可以?,他不想拿出来,但是,今夜,他觉得他要靠这把?刀去降服一个人?。
    *
    黎尔跟程余欣去完般若寺,又跟程余欣一起去养身会所?做了一个芳香泡浴,刚回到?三坪坝的家里,换了一条无袖白棉睡裙,从冰箱里取了西瓜跟冰激凌,打开电视,准备要找部剧看。
    之前?一直忙着上班,她根本没?时间追剧。现?在正好是放松的时机。
    酒店风波在今日?沈初栀吸毒,被警方公开刑拘以?后,舆论开始为黎尔说话。
    酒店业界的知情人?士说黎尔之前?就是被这个吸毒的痴颠少女陷害了,倒霉的被闹得离职。储运悦榕亏大了,少了她这样?一员猛将?,以?后酒店入住率肯定会跌一半。
    黎尔晚上忽然接了很多个猎头的电话,想要挖她去上班,推荐给她的工作都是跟储运国际同等地位的奢华五星酒店,开的待遇条件还?很诱人?。
    黎尔心动了,没?跟当对方把?话说死,每一通电话,她都做了open answer。
    其中有一个offer是邀请她去加拿大蒙特利尔的一家五星酒店,知道她以?前?在当地上的学,过去上班肯定能很快适应。
    这个offer也是开出的报酬跟待遇最丰厚的一家。
    黎尔想自己要是真的过去了,温知宴会有何反应,他肯定会被气疯吧,在摩洛哥那次,黎尔就把?他气得不轻。
    现?在要是再气他一场,他的那副天生矜贵bking架子可能就端不住了。
    黎尔想想就发笑了,选了一部美剧,点了播放,惬意的捡起自己洗好的草莓开始吃。
    小公寓门?口来了人?。
    门?铃响得很急促,按铃的人?很着急,急得像是天要塌了。
    黎尔盲猜绝对不是温知宴。
    温公子素来克己复礼,斯文矜贵。
    被说话都要引用钱钟书名?句的徐德芝生出来,他摁门?铃的方式,应该是叮咚一声,就完了,屋里的人?爱开就开,不开人?家温公子马上走人?。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连绵不绝的高频响声让黎尔听得头皮发麻,她想大半夜的,谁啊,哪个冒失鬼来了,急得丢了魂似的。
    黎尔趿着拖鞋,嘴里含着一颗草莓,去开了门?。
    开门?之前?,从猫眼里瞄了一眼,她发现?这就是那个骂人?要用钱钟书名?句来骂的徐德芝生的温知宴,在这儿暴躁的折磨他们家防盗门?的门?铃。
    这门?铃都好多年了,平时真的很少人?按它。
    今晚,它被温知宴的长指按得快叫哑了。
    好几天不见?,温知宴好像又张帅了,穿件清爽的浅蓝polo衫,下身是浅灰格纹裤,手上一块银色镶钻腕表,黑碎发柔软莹润,打扮是清爽的。
    然而面色却无比沉郁,一双深眸更是可怕,深邃的黑里布满血丝的红,让黎尔与他对上眼后,联想起了发疯的凶兽。
    不仅如此,黎尔还?见?到?温知宴手里握着一把?刺眼的长刀。
    黎尔被吓着了,她从来没?见?过温知宴这个德性,好像被人?点到?了死穴,疯魔一般的要提刀撒野。
    “温……温知宴。”黎尔抖唇,问,“你手里拿刀做什么?”
    “我听集团的人?说,你辞职了,还?要跟我离婚去外地工作。”温知宴回复,“所?以?我把?刀带来了。”
    黎尔后退,小脸刷白。
    “你先冷静点。”一步步的后退。
    “我冷静不了。”

本文网址:https://www.7wav.com/book/175571/3497028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7wav.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