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手疼

推荐阅读:杀死因果(双病娇 1v1)可以标记我吗我养活了一地球人救救这个可怜的小狐狸吧疯批世子的掌中娇《玉壶传》【bg】【古言】【骨科】【结局不定】暗情(1v1高H 娱乐圈)我的将军(古言虐心)倾辞呈章(1V1,H)装腔(西幻,高h)

    “所以呢?你也想要小玩具?”
    钟敏一吸鼻子:“不要,我要哥哥。”
    那还不如要玩具呢。
    钟景不想再跟她多话,他翻过身,连赶她下床的话都不再说了。她要实在想在这睡,那就让她睡,只是她那些乱七八糟胡作非为的请求,他应不了。
    有那么一瞬间,钟景觉得自己对她来说,是不是也是一种玩具。是完全属于她的,不可以分享给别人,每时每刻都要握在手里,接受她肆无忌惮的玩弄,就像她房间里的那些娃娃一样。
    不得不说,钟敏还是有一点察言观色的本领在身上的,只是有的时候她愿意退让,有的时候就偏要和他犟。
    这会她又不说话了,就静静地靠在他旁边,不挤他,不闹他,手也规规矩矩的没再乱摸。
    紊乱的呼吸在黑暗的空气中慢慢平复下来,轻轻的,浅浅的,吹得钟景后颈泛起阵阵痒意。这感觉不怎么舒服,但一想到明天还有场会议要开,大半夜的,他实在不想跟她闹的太厉害,也只能就着这种令人心乱如麻的环境,深深浅浅地睡过去。
    一觉睡到天明,钟景的脑子里依旧在浮现着一些光怪陆离的梦。他夜里没睡好,困得厉害,人还没完全清醒过来。
    清晨,男性的生理反应不可控制,下体的勃起让他有些烦躁,他下意识想要起床去洗澡,可快要睁开眼的那一瞬间,又感觉有什么东西握了上去。
    柔软,却有力,紧紧地握着他,勒得他有些痛。
    再裹着他上下一滑,直接让他不自觉低哼出声。
    钟景彻底醒过来,他终于想起来自己床上还睡了另一个人。
    他掀开被子的一角,就着从窗帘缝隙透进来的微光,依稀看见了妹妹的脸。她缩在被窝里,一丝不挂。自己身上的睡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她撩开了,那双细嫩的手指正裹着他胯间勃起硬挺的性器。
    她低头看着,却毫不知耻。
    钟景一瞬间几乎震惊到失语。
    那感觉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难以置信、仓皇失措……他情愿自己是做了一场思想龌龊的梦,也不愿面对这样的事实。
    性器官上传来不可忽视的剧烈快感,证明着这一切并非是他的想象。
    短暂的震惊过后,他变得出离愤怒。
    钟景低低吸了口气,竭力克制声音。
    “松手。”
    可钟敏不肯听话,她根本不在意他的话,反而手上更用力一分。
    最近一段时间,钟景工作很忙,又因为她的事情,耗费了不少心神。禁欲太久的后果就是,他根本经不起她这样的刺激。真实的生理快慰迭加上眼前这样刺激得要人疯狂的画面,钟景只觉得自己神经都快被她扯断。
    他撑起身体,忍无可忍地想去制止她的动作,可那细白的小手却裹着他快速地套弄,茎身上薄皮舒张收缩,前端的沟壑被反复不断地刺激,一瞬间,理智的枷锁就被生理欲望给冲破了。
    钟景清晰地看到自己是怎么射出来的。
    阴茎在她手中颤动,马眼微张,一股股浓稠刺鼻的白色体液喷薄出来,溅在她的手上,胸口上,还有一滴她躲闪不及,落在她的侧脸,缓缓地往下滑。
    钟敏微微愣住,看向他,目光显得有些无措。第一回做这样的事情,少女的紧张与生涩体现的淋漓尽致。
    可钟景已经快要气疯了。
    他气她,也气自己。
    他还是哥哥吗……有哪个哥哥会这样射得妹妹一身?
    闹剧到了这个地步,钟景再也顾不上什么礼义廉耻,非礼勿视。他一把将被子掀开,起身拎着钟敏进了浴室,他把她扔进浴缸里,打开花洒开始往她身上冲。
    水温有点高,烫得她浑身发红,可钟景不管不顾,他近乎粗暴地把她身体上那些不该出现的粘稠体液擦洗干净,力度重得仿佛要把她搓掉一层皮。
    钟敏一声不吭,她皮肤嫩,被热水烫得疼,更被钟景的手劲儿弄得很痛。
    她被他搓的满身斑驳红痕,看起来像是某种凌虐过后留下的暧昧痕迹。
    钟景无法再看下去,他低下头,粗重地呼吸着,在哗哗的水声中用力地闭上了眼。
    他真的很想稳定下自己的情绪,但是他做不到。
    最后他抬起头来,那愤怒的眼神仿佛要剜开她的皮肉一般,凛冽的像柄刀刃。
    钟景揪过她的两只手,每只手都照着手心狠狠抽了几十下,闷钝的啪啪声响彻不断,直打得他自己指尖都发麻发疼。
    钟敏伸着两只手,手心朝上,泛着刺眼的红。手指微微蜷起来,因疼痛而轻轻地颤抖,可她依旧不吭声,她不肯认错。
    执拗的妹妹,一身反骨,犟得人根本拿她没办法。
    钟景停了水,拿了条浴巾丢给她,不再看她一眼。
    “我给你订机票,你下午就回去。”
    钟敏终于开口了,她就只有这种时候才舍得开一开金口,就为了和他顶嘴。
    “我不走。”
    “那你就自己在这待着,回去的那天我再来接你。”
    她不走,可以,那就他走。
    这种过火的行为,踏过了不该踏的底线,彻底激怒了他。
    钟景换了身衣服就出门了,临走前还把门摔得震天响,无论钟敏怎么挽留,跟他说话他都不理睬。
    钟敏第一次见他生这么大的气,仿佛要就此跟她断绝关系了一样。
    但是他不会。
    钟景一走,钟敏的世界立刻安静下来。透过偌大的落地窗,她可以看到底下的道路,车水马龙,热闹纷杂。
    可那不是属于她的世界。
    她的世界就只有一个钟景。
    -
    钟景下午有个会议,但他全程都心不在焉,主讲人说了些什么,他几乎完全没听进去。
    他满脑子都是今天早晨的那个画面。
    不着寸缕的妹妹,身上淋满了他的体液,就那样带着一点茫然,一点无措,还有些期盼地看着他。
    他当然知道她在期盼什么,可他怎么能给的了她。
    晚间的饭局被钟景推脱了,他给自己在酒店重新订了个房间,但是搬过去之前,总得把自己的行李给取回来,他的电脑,还有一些重要文件,都还在那个房间里,他不得不回去一趟。
    门一开,钟景就看见了缩在沙发上的那个白色人影。
    钟敏还裹着他上午丢给她的那条浴巾,衣服也不换一件,就那样缩在沙发的一角,看起来无助极了。
    装盘精致的饭菜放在一旁的桌上,丝毫未动。他走之后,她大概一口水都没喝过,因为她扭过头来看他时,钟景看到她的嘴唇干燥到有些脱皮。
    她又在威胁他了,用自己的身体,用自己的健康。
    “哥哥。”她小声叫他。
    她的声音听起来多么脆弱可怜,可实际上,她的心又比谁都硬。
    钟景深深地叹气。
    他走过去,习惯性想伸手去摸她的头发。她的头发没了往日的柔顺,毛毛躁躁的,许是今早沾了水之后她就没打理过,就那样湿漉漉地由着它自然风干到现在。
    最后他的手只是轻轻地搭在了她的肩膀,触及到浴巾上潮湿的触感,更让他头痛了半分。
    他的妹妹从来都照顾不好自己,她根本就离不开他。
    “为什么不吃饭?”
    钟敏慢慢地把两只手心摊在他面前:“手疼。”
    钟景今天下了重手,打得她手心发红,到现在都没消退。细看之下,似乎还有些微微的肿,大概是真的痛着她了。
    钟景看了会,说实话不太忍心,但是他也不能给她太好的态度,免得她又翘了尾巴。
    “涂点药?”
    临走前,行李箱里倒是备了一些常用的药,治疗感冒腹痛、跌打损伤的,各样都带了一点。
    他刚要转身,钟敏却扑上来抱住他的腿,声音低低的,还黏人的紧。
    “别走,哥哥……不要走。”
    她恳求他留下。
    她不记仇,也不生他的气。她只要他别走,别把她一个人留在这里。
    钟景低头看着,胸口缓缓起伏,思绪在长久的沉默中不断挣扎。最后他慢慢地拨开她的手指,哑着声音。
    “想我不走,就先把衣服穿好。”

本文网址:https://www.7wav.com/book/177987/3540179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7wav.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