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WAV > 都市 > 无情道 > 第十六章沉沦()

第十六章沉沦()

推荐阅读:永恒圣主总裁他又在飙戏了美漫世界的巫妖王万界之最强商人他吃了绝情丹(帝君真香打脸日常1V1H)娇女谋略下世之约倦寻芳:不做你的爱妃只想修仙不想宅斗[末世]我成为动物饲养师后

    红鸾叠帐,香风拂面。面如冠玉的白衣公子被压在床榻,喘息克制却难掩紊乱,红罗裙覆在那不染纤尘的白衫上,衣袂交叠,红纱帐投出依偎重影,宛若缠绵。
    池云归被她吻得喘不过气,眼尾像鲤尾似的发红,梦云辞这才放开他。
    池云归大口喘着气,满面潮红。
    梦云辞舔干净嘴角沾上的唾液,居高临下看他红着眼睛喘气的样子,心里那点被他激起的阴郁稍稍散去,他的腰封被她解了,衣襟敞开,裸露的胸膛随着他的喘息起起伏伏。
    也不知是因为缺氧还是别的,羊脂玉般润白的肌肤有点泛红。
    “梦、梦道友……”
    他声音沙哑,语调微弱。
    这么听着,多少有几分可怜。梦云辞面色稍霁,闻言挑眉:“嗯?”
    却听他只是淡淡反问——
    “你试出答案了么?”
    明明被她压在床上这般欺负了,明明他已经衣不蔽t,脸红了,嘴也破了,却还是能维持目光清明,就连原本不稳的声线也在调息过后恢复沉静。
    梦云辞不耐烦皱眉。
    低头俯视他略微侧开的俊脸,嗤道:“池云归,你真真是没意思极了。”
    闻言,池云归脸上的绯红淡了些,睫羽不易察觉地微颤一下。
    “既然你觉得我无趣,那便放了我。”声音也变成了往常的冷淡。
    ……更加讨人厌了。
    梦云辞憋着一肚子气,y声硬气地怼回一句:“我都不急,你急什么?躺着就是,啰里吧嗦的!”
    她说完便不客气地掀开池云归的里衣,张口就咬住男子穴口的茱萸。
    池云归顿时吃痛,眼角渗出热泪来。
    他的反应让梦云辞一愣,有点意外:“不过是咬一口,堂堂仙派掌门,怎的这么耐不住疼?”她向来心直口快,这句话里多少带了点嘲讽,也不知池云归可有听进去。
    她也不管池云归怎么想,只默默松了嘴上的力道,由啃咬改为慢条斯理的舔舐,褐色小粒被湿热的舌头包裹吮吸,灼热的气息扑洒下来,池云归呼吸一紧。
    倏忽,空气中响起一声沙哑难耐的“嗯”,显然是实在受不了了才出声的,梦云辞得意地翘起嘴角,身体埋入他怀中,在他脖间落下银铃般的笑声:“哼,还装!这下露馅了吧?清冷禁欲的池掌门呐,在床上叫得可真好听。”
    她旁若无人地调侃,没有留意到被她压在身下的男子变深的眸色。
    转眼间——
    池云归翻身将胆大妄为的她压在身下,梦云辞毫无预料,瞪大了水灵灵的眼睛。
    池云归静静注视她眸中错愕的神色,却不说话,只兀自拨开散于她胸前的青丝,然后在梦云辞震惊的注视下,吻上她的脖颈。
    轻轻浅浅的一吻,气息灼热温暖。
    他似在压抑着什么,眉心紧蹙,脸色风云变幻。
    最终他只是抬手,轻柔地将她纠缠间落下的碎发别于耳后,而后闭上那双清凌凌的墨眸,克制的、温柔的贴上她的唇瓣。
    梦云辞瞳孔一缩。
    是她看花了眼吧?池云归怎么会、怎么会主动来吻她?
    池云归原本小心克制,生怕展露一丁点动摇,可当他贴上怀中人的唇后,却如饮鸩止渴,忍不住沉沦下去,与她唇齿相依,呼吸纠缠。
    “唔…”
    梦云辞唇畔溢出破碎的嘤咛。
    到最后都被池云归吞咽下去。
    身体奇怪地变得燥热,亟待他用那双微凉的手一一抚慰。梦云辞伸手攀上他宽厚的肩膀,不知何时,他的衣裳被褪了去,背颈光裸,放眼望去都是润白肌肤。
    池云归的身子竟意外的美,和她在避火图上看到的完全不一样。
    避火图上画着的男子,要么精瘦g瘪,要么强壮如牛,让人害怕。池云归不同,也许是勤于练功的原因,他身体很结实,肌肉线条匀称优美,常年深居山中,肤色也b寻常男子要白上许多,看起来秀色可餐。
    梦云辞被他轻啄脖颈,正盯着他的背想入非非,忽觉身体一凉,朱红大袖裙襦不翼而飞,她大惊,瞪向始作俑者,那人与她对视,竟会错了意,眸色一沉,低头含住她桃瓣似的唇。
    “……你……唔……”
    一吻结束,梦云辞喘息连连,眸中水光潋滟,池云归墨眸幽深沉静,梦云辞望着他的眼,只觉得眼前虚幻一片,真真假假,难以界定。
    池云归脱了她的裙襦还不满足,竟伸手探入了裙底。梦云辞目露惊慌,下意识想躲,身子刚一歪就被他箍住腰,他探手摸到一片湿濡,两人双双一震。
    梦云辞的脸霎时红了,想骂他,却说不出一个字。
    “你流血了。”池云归皱眉,略微收回一丝理智。
    梦云辞沉默,无言以对。
    她该怎么跟池云归解释,那不是血,是……
    “我看看。”
    却不料他一语惊人,梦云辞连忙拦阻,却还是被他撩开了裙底。
    借着昏暗的光线,池云归望见了两片软肉,上面覆着稀疏的毛发,若水帘洞,底下水光潋滟,宛若蜿蜒的小溪,顺着微微开合的山谷流下……
    没有血。刚刚他摸到的——池云归低头看向闪着水光的指腹,眸色渐暗。他虽没经历过男女情事,但书上关于阴阳交合e的记载还是不少的。这里应该是女子动情时身体里流出的琼液。
    想到这,池云归鬼使神差地低头尝了一口,微涩,但又有股回甘,是她的味道。
    私密之处被人这样观察,就是梦云辞也有些羞赧,扭着身子想要阻断他的视线。
    池云归却握住她白嫩的大腿,音色低哑:“别动。”
    随后,喉结滚动,他按住梦云辞的两条大腿,低头埋首在红罗裙之下。梦云辞本安静躺着不知他要作甚,突然一抹温热凑近下体,顿时花容失色。
    “你……”
    她语凝,心中震惊无以复加。
    她能感觉到他伸出舌头生涩地在两片软肉上舔了舔,而后在她敏感地轻颤后将头凑得更近,高挺的鼻尖抵在上方的红珠,梦云辞呻吟一声,连忙捂住嘴巴。
    “别、别吸!啊……”若说只是温吞的舔舐她还勉强能承受,池云归突然用嘴含住了上方坚挺的红珠,她脑中那根线顿时断开,失控地大喊,伸手按住他的头。
    池云归将发硬的红珠含在嘴里吮吸,果然两片软肉内的溪谷又流出汩汩蜜液,他张口将蜜液吞入喉中,蚀骨的痒意顺着尾椎骨爬上来,梦云辞娇躯颤抖,眼波如烟。
    全身上下的感官都集中到了那一处,身体敏感得不可思议。
    待水流干净,池云归又试着将舌头伸进了洞口微张的溪谷,才刚进去便感觉到两边的肉逼紧缩着像是察觉到了异物入侵,欲将他b出去,却又吸得更紧。
    “池云归嗯啊……啊!”梦云辞突然全身蜷缩,他的舌头在洞口来回抽送,感觉到肉逼开始剧烈地伸缩,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梦云辞伸长脖子叫了出来,两腿情不自禁地收紧,夹住他的脑袋,水声涟涟,池云归舔了会发现水越来越多,索性直接用嘴接。
    箍住她腿的手腾出手,按住那充血的红珠轻磨细捻,梦云辞浑身一阵痉挛后,细腰高高抬起,全身绷紧,然后突然解脱似的跌了回去,大口呼吸,两眼迷离。
    “……嗯……”
    池云归将她身下哗哗流下的水都用嘴舔了个干净,而后直起身慢慢伏上前,见她眼皮惫懒地合着,气息绵薄紊乱,忍不住担忧询问:“怎么,不舒服么?”
    梦云辞睁开眼望见难掩担忧的池云归,想起适才的刺激,脸又是一红。
    “你,你真讨厌!”虽是骂他,可脸却红得滴血。
    池云归一时摸不准她有没有生气,只好小心翼翼地放下她凌乱的裙襦,侧身躺在了她身边。须臾,柔若无骨的玉臂伸来,熟悉的暖香入怀。
    梦云辞脸枕在池云归臂弯,嗅着他身上的清冷竹香。
    高潮过后的身体有些疲软,很快睡意袭来。Zρο①㈧.cοM(zpo18.com)
    --

本文网址:https://www.7wav.com/book/129591/2738663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7wav.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