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WAV > 都市 > 无情道 > 第十七章吃醋

第十七章吃醋

推荐阅读:永恒圣主总裁他又在飙戏了美漫世界的巫妖王万界之最强商人他吃了绝情丹(帝君真香打脸日常1V1H)娇女谋略下世之约倦寻芳:不做你的爱妃只想修仙不想宅斗[末世]我成为动物饲养师后

    夏日炎炎,昏昏欲睡的白猫蜷在树下,睡眼惺忪地看弟子们修炼。
    斩情台上天朗气清,晴空万里,时而微风过树,吹起弟子们身上的靛蓝仙袍,远看衣袂飘飘,云蒸雾绕,弟子们神态肃穆,口中念念有词,颇有几分世外仙境之感。
    梦云辞懒懒打了个哈欠。
    自今早从梦中醒来,她就浑身乏力得很,逮住一个地方就想打盹。这不,池云归一大早带着弟子们来斩情台修炼,她便跟过来找了个y凉地儿补眠。
    想来想去,害她这么困倦的始作俑者,就是那在梦里瞎折腾她的池云归!
    梦云辞面色不善地瞪向池云归。
    偏生他白袍缓带,端坐高台,身后偶有白鹤掠空飞过,发出阵阵清越鹤鸣,衬得他神情静穆,超凡脱俗,宛若姑s山仙人。
    梦云辞撇撇嘴,嗤之以鼻。
    这人可真能装。昨夜也不知是谁将她压在床榻上耳鬓厮磨,推都推不开。一到早上又端起了仙门掌门的姿态,清心寡欲,飘然若仙。可笑。
    弟子们都在禅坐,整座斩情台落针可闻。
    脑中灵机一闪,梦云辞瞟了瞟仙台上的池云归,见他没有注意自己,蹑手蹑脚地离开了树下。
    -
    断崖。
    寒风凛冽,万籁俱寂。
    银蓝色剑花裹挟浓重的剑气劈来,“砰”地一声将栽于涧溪上的梨花树斩出一道深刻的剑痕,树身一震,顿时乳白的梨花随风而散,漫天飞舞。
    花瓣簌簌而落,有几瓣落在了他的剑上,禹溯垂下眼,神情不变,面无表情地收回了剑,几瓣花瓣掉落在地,没入汩汩而流的涧溪之中,很快,顺着溪水淌下山崖。
    少年蓝衣负剑,足尖轻巧稳当地立于涧溪中心的一块岩石,眉眼清绝,长袖当风,称得上是翩翩浊世少年郎,然而面若寒霜,目光阴郁,煞气四溢,令人退避三舍。
    梦云辞一来就看见这幅画面,不禁一怔。
    断崖上水声潺潺,清澈见底的涧溪裹挟着碎石滚落,明明是悦耳动听的自然天籁,可却因为少年周身浓重的煞气而显得嘈杂、鬼魅,杀气腾腾。
    看着这样的禹溯,梦云辞的表情有些复杂。
    她是神仙,不懂凡人修仙的痛苦。若是没见过禹溯,恐怕她会一直以为凡人修仙都如池云归那般容易,是的,池云归天赋异禀,不过二十三就已担任仙派掌门。可并不是每个人都和他一样,最起码,禹溯不是。
    待在禹溯身边的这段时间,她不止一次看见他练功练到半夜,大汗淋漓地回到家,简单沐浴后就又躺在床榻上翻阅古书,寻找突破修为之法。
    可这些一日复一日的努力都因为一句“修炼初心不正”而化为乌有,就连梦云辞都明白禹溯若是不除去心中执念,是很难突破的,可他还是不死心。
    就算被罚来断崖面壁思过,他还是夜以继日地在练功。
    只是——
    梦云辞皱着眉望向禹溯眉宇间挥之不去的戾气,心中喟叹。家仇真的有那么重要吗?重要到他宁愿违反门规偷炼秘术,不惜损伤心脉修炼本不适合自己的法术?梦云辞不懂,但她看得出禹溯很难过。
    他在外人面前总是冷着一张脸,摆出生人勿近的气势,唯有面对她的时候会软化神情,甚至偶尔午夜被噩梦惊醒,他还会走到梦云辞的小窝边坐下,似乎只有这样,他才能安心。这些梦云辞都知道,只是一直装作不知。
    “喵~”梦云辞挥去杂乱的思绪,慢慢走到涧边。
    冷面练剑的少年听见熟悉的声音,动作立马就停了,略施轻功飞到涧边,还没开口笑意便已经堆满了眼角,打趣道:
    “小白你可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在师父那吃香的、喝辣的,把我给忘了呢!”
    梦云辞忍不住在心里暗暗翻了个白眼。笑话,无益殿吃得b哪都要清淡!还吃香的喝辣的呢,她就差吃素了!也不知道那个池云归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喵喵。”梦云辞伸爪抱住禹溯的腿,用实际行动表明自己的立场。
    禹溯见状顿时咧嘴笑起来,眉眼一弯,将梦云辞抱起往树下走。
    -
    夜深了,无益殿的灯却还点着。
    男子一袭白袍,玄色云纹外披,在灯下低头看书。梦云辞刚刚踏过门槛,自以为悄无声息,没想到里边幽幽然飘出一句:“舍得回来了?”
    梦云辞微讶,抬起脑袋就看见坐在殿中看书的池云归。
    都这么晚了,他竟然还没睡?往常这个点,他早就休息了。
    “喵~”梦云辞作殷勤姿态,几步跳上矮桌,随后窝进了池云归的怀里。
    池云归放下书,并不伸手去摸她,只径直拾起桌上的茶杯,淡道:“见过他了?”
    梦云辞从他怀里探出脑袋,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直直地望向他:“喵!”
    得到她肯定的答复,池云归哼笑一声,笑声很淡,脸上也并没有多少笑意,他喝了茶后就施施然起身,梦云辞连忙拽住他的衣襟,这才没有失重掉下去,忍不住有点来气。
    大晚上的姓池的发什么疯?
    池云归带着她走到屏风后面,脱下玄色外披,就往床边去。待他沉默睡下,梦云辞才从他衣服里爬出来,滚到他旁边躺下,临睡前心里还一阵迷惑。
    池云归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
    早上弟子们练完功,他早知道白猫歇在不远处的树下,于是径直往那走去,哪知到了那却发现她早就不见了踪影。
    池云归下意识以为她又被蒋叙抓了去,用神识在太始山一探,却发现她竟去了断崖。她去那找谁答案不言而喻,她本就是禹溯养着,不过暂留在他这,可池云归莫名就有点郁气。
    也许令他如此在意那只猫的真正原因不是猫本身,而是猫身上那股熟悉的气息吧。她身上,有梦云辞的气息。他一向感官敏锐,这么多年从未出过差错,这一次却不敢确定了。
    因为,若她真是梦云辞,那梦云辞所谓的“道友”便绝对是信口胡诌的幌子。再者,她若真的化成猫来到太始山,来到他身边,她的目的又是什么?俩人数次在梦中相见,是否全是她布下的局呢?池云归不敢想。
    他只能b自己相信她,相信她口中所说的,这不过是意外而已,他屡次梦见她,也不过是他真的动了心。
    他真的,爱上了一个女子。Zρο①㈧.cοM(zpo18.com)
    --

本文网址:https://www.7wav.com/book/129591/2738664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7wav.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